首页 长生十万年 书架
设置 报错 书页
A-24A+
默认
第四千两百零四章 武王伐叶(1 / 2)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武王!”

“武王!”

“武王!”

岳鹏跨马奔腾,所到之处,十里长街,上百万的百姓都在欢呼。

岳鹏无论走到何方,都有人在欢呼,到最后,这偌大的王城内,只剩下一个声音“武王,武王!”

这如雷霆般的山呼海啸声音,竟然突破了王宫的防御阵法,清晰传入了勤政殿中。

勤政殿中,正在召开朝会的秦相,顿时发现,自己的声音被百姓们欢呼声掩盖了。

百姓们对岳武王的恭敬欢呼,更是震的勤政殿的大地,都开轻微的震动。

这一幕,让原本说的兴高采烈的秦相,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

不过秦相很快恢复如初,淡淡说道:“既然诸位都没有异议,那今日大祭如初进行。”

“诺!”

满朝武,纷纷行礼。

“今日武王出征,又是国之大祭,看来天要兴我宋国啊。”

“是啊,一旦三川郡贼寇叶秋伏诛,吴王肯定投鼠忌器,暂时打消入侵之念!”

“我宋国积弱多年,幸亏有秦相,武有岳王爷,这才逐步崛起。”

“就是不知道这一次,秦相是假意和武王和解,还是真心。”

众臣离开勤政殿之后,议论纷纷,各怀心思。

“秦相这老狐狸,他恨不得弄死岳武王,这次岂能有好心?”

走出勤政殿后,监天司首座申空灵,忍不住皱起眉头。

身为女国师的大师兄,身为一个三龙强者,申空灵精通推衍。

可这一次,申空灵大概算了一卦,却算不出秦相究竟想要干啥。

虽说,如果催动窥天盘,申空灵不惜耗费代价,也能窥探天机。

但历经乾坤门推衍的惊吓后,就算是打死申空灵,他也不敢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了。

“算了,贫道只是修行人,何必理会凡尘权势之争。”

摇摇头,申空灵回到监天司,继续观察星象,以学术为乐。

与此同时,宋国王城,孙记拍卖行。

会长孙啸天坐在主座上,身边站满了来自吴国的习作。

“茂先生回来了!”

嗡!

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到大门口。

一个尖嘴猴腮的矮个子老道,手握拂尘,气宇轩扬的走进来。

“茂先生您来的正好,来人,赐座!”

孙啸天眼睛一亮,赶紧让人抬来太师椅,放在首位的位置。

矮子老道也不客气,倨傲坐在太师椅上。

“茂岁本是孙会长三千宾客中,最不起眼的人,不学无术,其貌不扬,如今却一飞冲天,成为了孙会长身边的红人,什么玩意!”

“嘘,小声点,茂先生是有大本事的人,若非他让孙会长献出老婆,我们又如何和秦相搭上关系?”

“据说茂岁有张良计,能让宋国大乱,孙会长自然信任他。”

在众人传音入密声中,孙会长笑呵呵望向茂岁:“茂先生,秦相按照您的计划,即将开启宋国大祭,咱们接下来该如何做?”

茂岁没说话,而是丹喝了一口茶,然后望向在场众人。

“贫道观在场诸君,虽口服而心不服,似乎不服气贫道坐在这个位置。”

“无妨,贫道也不生气,毕竟诸位都是为了我吴国的大业。”

“还请诸位畅所欲言,老夫就将计谋写在锦囊中,若不是谁能和贫道写的差不多意思,老夫甘愿让贤!”

“若是无人能和贫道想一块儿,那请诸位闭嘴,口服也必须心服!”

哗!

茂岁这话一出,全场哗然,都觉得茂岁太狂了。

孙啸天没说话,只是望向众人:“既然茂先生开口,诸君畅所欲言便是,无需忌惮!”

“会长,我觉得今日大祭,秦相和宋国群臣都在上林苑,我们不如直接骑兵,将宋国群臣给灭杀!”

“不错,我吴国在宋国潜伏多年,早就埋下了无数探子,现如今,正好汇聚到一起!”

“以岳武王的盖世武功,日落之前,他肯定会提着叶秋的人头返回,我们必须立刻发动叛乱!”

众人议论纷纷,意思都大概一致。

“错,错,大错特错!”

茂岁一声叹息:“一群废物,也敢觊觎贫道位置,简直是可笑!”

“会长,请打开锦囊,告诉这些酒囊饭袋,贫道的计划为何!”

说实话,对于众人的计划,孙啸天也觉得合理,成功几率非常大。

吴国不断派遣习作到宋国,就是要祸乱宋国朝纲,可宋国大乱。

可如今,茂岁却说这计策不行,那他的计策是什么?

孙啸天打开锦囊,将直跳取消,顿时看到了让他眼皮子狂跳的计策来。

与此同时,宋国王宫。

华清殿外,秦相匍匐在地,朗声而道:“今日国之大祭,臣恭请吾王出关,主持大祭。”

这话一出,华清殿的殿门紧闭,根本没开启的意思。

秦相也不着急,也是趴在地上,静静的等待。

片刻后,华清殿的大门开启,一个老太监走了出来。

“传陛下口谕,今日国之大祭,秦相可代寡人主持,以祭苍天。”

说完,老太监转身就走,不带任何犹豫。

轰!

下一刻,华清殿的大门关闭,再无任何动静。

“臣,遵旨!”

秦相恭敬磕头,转身离开。

哗!

当秦相离开华清殿区域后,一道流光从天而降,化为一张圣旨。

圣旨上的内容,和刚才老太监说的话,几乎如出一辙,并加盖了玉玺印记。

“李胡这老阉狗,仗着大王的宠爱,执掌玉玺,居然有如此手段,好生了得!”

秦相瞳孔一缩,忍不住心生忌惮。

在宋王常年闭关不出的情况下,秦相最忌惮的人,其实并不是岳鹏。

而是李胡!

宋王还是太子时代,李胡就是宋王身边的小太监,深得信任。

宋王称王之后,李胡也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成为了执掌玉玺的中书令。

须知,宋国一国的气运,都汇聚唉王城,而王城的气运,几乎都汇聚到王宫。

而王宫中的气运,几乎都汇聚在这一枚玉玺上!

李胡并不是玉玺之主,却执掌玉玺,在宋王闭关的情况下,可以代替宋王发号令。

李胡城府很深,将王宫控制在手中,几乎不买秦相的账。

若非宋王下令,让李胡跟随他修炼,否则,这朝廷恐怕就是秦相和李胡二分天下!

现如今,李胡借助玉玺的便利,修为居然深不可测,秦相越发忌惮。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首页书架报错推荐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