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长生十万年

  • 第四千两百零五章 鸿鹄之志
      第四千两百零五章 鸿鹄之志

      “阿奴,住手!”

      暴怒的娇喝声响起,一道剑气自马车而出,直接对准马鞭斩出。

      然而!

      迟了!

      轰!

      马夫凶狠的一鞭,已经落在了岳鹏的身上。

      这一鞭子极为凶狠,就算是普通神砥挨了,也会被瞬杀!

      岳鹏眉头微皱,眼中闪过一丝冷色。

      这马夫的修为不俗,一龙九象,而且鞭法中蕴含剑意,明显是个少年天骄。

      难怪他如此骄傲!

      可问题是,他遇到了岳鹏!

      轰!

      这一鞭子落下之后,马夫顿时虎口一痛,噗的一声一口老血‘喷’在地上,整个人直挺挺从马背跌落,瞬间跪在了岳鹏面前。

      “你……你你!”

      马夫一脸怨恨,眼中满是杀机。

      马夫刚才没用全力,只是随意一鞭子,居然被人反过来吊打了?

      马夫,不服气!

      在同龄人中,马夫是天骄,在宗门,他更是光芒万丈。

      同龄人中,马夫只服一人,那就是马车中坐着的那青年!

      严格来说,那是一个绝色佳人,只不过女扮男装而已。

      为了获得佳人芳心,阿奴这才自甘成为马夫。

      至于那老者,则是阿奴的师父,是一个极为厉害的神砥。

      此刻,眼见岳鹏居然打伤自己弟子,这个叫曹夏的老者勃然大怒,就要出手。

      “曹老,不要。”

      白衣青年微微摇头,然后走下马车,对岳鹏抱拳而道。

      “这位兄台真是很抱歉,是小生驭下无方,幸得兄台修为不凡,这才避免了悲剧诞生。”

      “阿奴,立刻给这位大哥磕头道歉,若他不肯饶恕你,你自裁吧!”

      白衣青年看似柔弱,但语气却极为严肃,充满了威严。

      “这……”

      阿奴脸色一变,心中满是不甘心,却不敢拒绝青年,只能给岳鹏磕头道歉。

      “看来这一行人不简单,这青年修为不凡,那老者更是神功滔天,也不知道究竟境界如何。”

      岳鹏微微皱眉,虽然想教训阿奴,却最终没这样做。

      岳鹏这次低调出城,本就要避开秦相耳目,一个人行走民间,看看各地的真实情况。

      至于去三川郡斩杀叶秋,这对岳鹏而言,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

      毕竟对岳鹏而言,叶秋只是个小辈,一枪斩杀就完事儿了。

      如果在这三日内,出现了反波澜,让秦相引起警觉,这自然不好。

      眼前这三人都不简单,明显来自同一个宗门,岳鹏也不想多事。

      “既然兄台是君子,那也不是不讲道理,这件事到此为止。”

      “不过我还是要说一句,你这奴才太过于桀骜,虽天赋不错,但若心性一直如此,终究会有一天,给你的宗门招来大祸。”

      “赔偿就不必了,咱们后会后期,告辞!”

      说完,岳鹏转身就走,不再理会这主仆三人。

      “狗东西,比让我再碰到你,否则,杀了你!”

      阿奴重新驾驶马车,眼中杀机一闪而逝。

      马车内。

      青年返回之后,老者微微皱眉:“‘宗主,这人不简单,修为恐怕不逊色老夫,不弱让老夫擒拿,看看他究竟是何人?”

      “曹老,此人的修为,竟然能和你媲美?”青年有些惊讶。

      要知道,曹夏是青年的护道人,也是宗门中排名前三的强者。

      曹夏是三龙神砥,那这青年也是这样的话,那他天赋岂不是超越了阿奴?

      “师尊,宗主,我不觉得这人多厉害,他只不过是有宝物在身,或者横练肉身罢了,若是生死战,我一定弄死他!”

      阿奴一脸不服气。

      “阿奴,你不用不服气,这里不是大河平原,天火山域中强者如云,三龙神砥只是强者的起步境界而已,没什么了不起。”

      捻了捻白须,老者目带凶芒:“这一次,我等游历天火山域,居然能遇到如此强者,此人行踪诡异,老夫觉得有阴谋,不如……”

      “不可!”青年微微摇头,然后化为流光,轻飘飘落在了岳鹏的面前。

      而后阿奴架着马车,停了下来,眼中满是疑惑。

      “兄台,何事?”

      岳鹏微微皱眉,一身神力开始沸腾,已经在随时准备出手的边缘。

      岳鹏微服私访,并没携带金鹏神枪,一身绝世枪法无法施展,十成战斗力削弱了九成。

      可就算如此,岳鹏也不惧这三人。

      不过一旦打起来,那动静会非常大,这倒是个麻烦。

      “兄台无需紧张,我并非为阿奴之事而来,我叫叶楚,此行将前往三川郡。”

      “这条官道通往三川郡,看兄台的样子,应该是微服私访,想要看看这民间究竟如何。”

      “不瞒兄台,我此行来到宋国,也是想看看宋国的山川地理,民俗风情。”

      “兄台走路终究太慢,不若和我同行,我这有宋国各地的风俗笔记,虽不能赠给兄台,却可以让兄台借阅。”

      说完之间,叶楚指了指身后。

      岳鹏望向马车,顿时一愣。

      这马车很大,内部的确装了很多书籍,但却不是竹简,而是纸张所造。

      虽然岳鹏很清楚,叶楚这行人很神秘,恐怕有什么大计划。

      但岳鹏无所谓!

      反正他武功盖世,根本不畏惧任何阴谋和阳谋。

      只要岳鹏愿意,他只需要一个念头,金鹏神枪就会破空而来。

      “反正我也要去三川郡,以马车的速度,三天刚好合适。”

      “这行人并非我宋人,却大肆搜集宋境各地风俗,也不想干啥。”

      “那老者修为不逊色我,这些强者究竟打宋国什么主意,我不如和他们虚与委蛇,看看能否打探出问题所在!”

      岳鹏沉吟片刻,心中已经有了主意。

      “我乃宋人秦飞,既然楚兄弟嫌弃,那我便唐突了。”

      说完,岳鹏豪迈踏入马车,一点也不客气,拿起一本书就看。

      “宗主,此人来历不明,他恐怕会破坏我们的计划,这……”

      阿奴有些不爽,传音入密。

      “阿奴,无妨!”

      “此人颇为豪迈,绝非十恶不赦之徒,且看再说!”

      叶楚微微摇头,转身踏入马车。

      等叶楚坐下之时,一股芬芳铺面而来,让岳鹏忍不住心中一荡。

      “楚兄堂堂七尺男儿,居然有如绝色佳人般的体香,这……”

      岳鹏微微一愣,赶紧收敛心神,为自己刚才的龌蹉念头而羞愧。

      岳鹏低头看书,虽表面不动声色,心中却泛起了波澜。

      要知道,纸张这种东西,在宋国也是有的,并不稀奇。

      但纸张并没普及,也不好用,毛笔字写在上面,墨水会渗透过去,反而不如羊皮好用。

      但叶楚这一辆马车上行的纸张,却是一种质量上乘的硬纸,正反两面都能写字。

      如果只是这样,那也就罢了。

      这些书籍上的内容,让岳鹏震撼了。

      关宋国山川风物的描述,其实宋国朝廷也在编纂。

      可和叶楚书籍中上的描述一比,宋国朝廷写的书,就显得很垃圾了。

      在这本书籍上,详细描述了宋国王城的人口数据,各种商业分布,以及百姓们的喜好。

      这让岳鹏,非常震撼。

      然而当岳鹏想拿起第二本书的时候,却被老者按住了手。

      “这些书籍,都是我家少爷砸了巨资,走遍各地,广泛的访问百姓,最终修撰得到的珍贵资料,岂能随便给人看?”

      “秦飞,你看了王城风物志,你应该很清楚,你刚看的那本书,足以抵消阿奴对你的罪过,你已经赚了,岂能再看第二本?”

      黑袍老者,冷冷说道。

      “倒是我唐突了。”

      岳鹏一愣,随后脸色微红,赶紧行礼道歉。

      “秦兄无需如此,并非曹老小气,实乃这些书籍的编纂,并非我一人功劳。”

      “实不相瞒,这些山川地理风物志,都是一位贵人出资赞助。”

      “我所作的,不过是按照贵人要求,走遍各地,按照贵人提供的模板,进行编撰和资料整体罢了。”

      叶楚笑着说道。

      走遍各地?

      “叶,莫非这些山川风物志,并不止包含我宋国地理人文,还包括诸国?”

      扫了一眼马车后方,那堆积如山的书籍,岳鹏心中一动,试探说道。

      “不错!”

      叶楚点点头,倒也没隐瞒:“这几年来,我走遍各国,将七国地理都编纂整理,并绘制了天火山域的完整地图,上面标注了大小王朝200多个。”

      说话之间,叶楚微微一叹:“只可惜,我用数年时间,这才绘制了区区一个天火山域。”

      “若非这是乱世,我定走遍天下,绘制完整的极西之地地图,整理万国地理风物志。”

      竟然是这样?

      一听这话,岳鹏肃然起敬:“如此说来,楚兄的志向,莫非是写一本地理巨着,流传于世?”

      “可笑!”正在驾驶马车的阿奴,忍不住说道:“我家少爷之志如那九天鸿鹄,你这小小燕雀,焉能知晓?”

      “阿奴,你放肆!”

      啪!

      曹老勃然大怒,大袖子一甩,隔空一巴掌甩在阿奴脸上。

      捂着火辣辣的脸,阿奴低着头继续驾车,再也不敢说一句话。

      但他眼中,凶光浮现!

      阿奴自然不是恨曹老,而是更讨厌岳鹏,恨不得杀之而后快!

      不过对于阿奴的怨恨,岳鹏心知肚明,却没放在心上。

      一个天骄无论多强,只要没成长为强者,岳鹏都不会放在眼中。

      不过对于叶楚之志,岳鹏却产生了兴趣。

      一个足迹遍布天火山域,绘制详细地图,收集各地资料的人,他究竟要做什么?

      “本来这些话我不该说的,但我和秦兄一见如故,我观秦兄颇有英雄豪气,告诉你倒也无妨。”

      叶楚沉吟片刻,这才缓缓开口:“我之志向,志在天下!”

      志在天下?

      嗡!

      岳鹏浑身一震,眼中满是不可思议。

      眼前这个叶楚,虽南省女相,却修为不低,而且是这一行人的首领。

      此人或许不弱,但叶楚并非王者,他如何志在天下?

      “楚兄志气高远,在下佩服,但恕我直言,如今极西之地看似混乱,然则万国争霸格局已定,这其实很难更改。”

      “除非叶兄能继承一个传承万年的强大王朝,并拥有大量的文臣武将,万万民归心。”

      “否则,便是灼日大帝重生,在这乱世之中,他就算有再次称帝的实力,却也没那个时间了。”

      岳鹏委婉说道。

      “秦兄此言差矣,并非只有继承万年王朝,才能让百姓归一。”

      “也并非底蕴深厚的王朝,才能有逐鹿天下,一统极西之地的可能。”

      叶楚微微一笑,说道。

      喔?

      岳鹏一愣,忍不住好奇问道:“恕我直言,莫非如今这极西之地,还有如此英雄?”

      “当然!”曹老忍不住说话了:“比如那大河平原,便有一国名——强汉!”

      “那强汉之主,本是一介野人,苟活于乡野山间,饥寒交迫,差点被村民给打死。”

      “却有唐老之孙女名月遥,将此人拯救,传授读书写字和诗词,收为马夫。”

      “此子天赋异禀,不过数年时间,便崛起于花国,并最终灭花国,灭长风、‘拜’月、飞雪等国,一统极西之地,并将大河神击毙!”

      “现如今,整个大河平原,只有一个声音,那便是强汉的声音!”

      “而这强汉之主,更是万民爱戴,凝聚万民信仰,气运神龙遮天盖日,足足蔓延万里。”

      “可笑的是,宋王无道,沉迷于修仙问道,和那女国师在华清殿苟且,更是偏信秦相,居然望向攻打强汉。”

      “若非通天河意外大阵覆盖,你们这小小宋国,早被汉王所灭!”

      曹老说着说着,眼中满是傲然。

      “通天河的另一边,竟有如此英雄豪杰?”

      岳鹏微微皱眉,眼中满是震惊。

      岳鹏隐隐有着感觉,如果曹老所言为真,那一旦通天河阵法消失,宋国恐怕有灭国之威。

      “汉王的确雄才大略,是我这一生之中,所见最有可能一统极西之地的君王。”

      “只可惜的是,如今通天河隔绝两‘岸’,而我的地图风物志还没绘制完成。”

      “否则,我不倒是不介意,将这些书籍赠给汉王!”

      叶楚微微一笑,说道。

      “原来楚兄所谓的志在天下,乃是寻找一方明主,择其而善之?”

      岳鹏一愣,恍然大悟。

      “对了秦兄,你可认识——岳武王?”

      叶楚忽然开口。

      嗡!

      一听这话,岳鹏浑身一震,猛然攥紧拳头,眼中杀机浮现。

      长生十万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