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长生十万年 书架
设置 报错 书页
A-24A+
默认
第四千两百零六章 惊变(1 / 2)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岳鹏这次微服私访,一个人偷偷离开宋国王城,就是不想被人知道。

可眼前这个叫叶楚的儒雅强者,却话中有话,居然问自己认识岳鹏不?

难道自己的身份,暴露了?

这一刻,岳鹏浑身神力疯狂运转,已经在随时准备出手的边缘。

“以秦兄的修为,就算不认识岳武王,相信也应该有所了解吧?”

这时候,叶楚柔和的声音响起。

岳鹏一愣,抬起头来,他这才发现,叶楚眼光清澈,眸子中满是坦诚。

莫非是我想多了?

是了!

一定是这样!

这叫叶楚的青年强是强大,但他是个学者,似乎并非自己想的那样?

岳鹏虽还是保持戒备,但眼中杀机却开始消散。

这一幕,让一直默不作声,同时也戒备中的黑袍老者曹夏,忍不住暗中松了口气。

“这秦飞绝非弱者,若是大战的话,就算老夫能赢,恐怕也会付出巨大代价。”

捻了捻白须,曹老眼神闪烁。

其实这都是小事。

最关键的一点,乃是曹老身为叶楚的护道人,肩负着重要使命。

宋国并非家园,一旦大打出手,让叶楚身份暴露,那后果不堪设想!

马车继续向前!

在短暂沉默后,在叶楚的主动引导下,现场气氛渐渐热烈。

岳鹏惊讶的发现,眼前这个男生女相的青年,上知天下知地理,可谓是无所不精。

和他聊天,堪称愉悦!

对于自己的身份,岳鹏想了个理由,表示自己不问世事一心修炼,对世俗并不了解,只听过岳武王之名,却不认识。

对此,曹老有些不信,叶楚却没说什么,依旧很坦诚的很岳鹏聊天。

如此,一天一夜,一晃而过。

第二日,伴随着距离王城范围越来越远,岳鹏发现,叶楚开始变得沉默,眼中时不时出现忧色。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眼见岳鹏目带征询,叶楚收回望向马车外的目光,感慨的说了一句。

一听这话,岳鹏动容。

岳鹏虽是武将,小时候家里也穷,但一直在努力的学习。

儒者那一套,岳鹏看不上。

但儒术中的精华四象,岳鹏是学到家的,学问丝毫不逊色一代大儒。

但就算如此,岳鹏忽然发现,哪怕他自诩爱民如子,但他对百姓的了解,却远远不如叶楚。

“自古兴亡,百姓皆苦。”

“若是我们极西之地,能诞生一方大帝,如当年灼日大帝一般,将整个极西之地一统,而后马踏南国,如犁庭扫穴,将北境也收服。”

“从此以后,儒界一统,百姓安居乐业,那该多好。”

叶楚继续说道。

“楚兄弟志节高远,吾不如也,佩服,佩服!”、

岳鹏抱拳而道,眼中满是敬佩。

“秦兄无需如此,这些话不是我说的,我只是眼见这官道两侧百姓大多贫困,而富人却肥胖如猪,故而新生感概,引用了他人语句而已。”

叶楚笑道。

“楚兄,此人莫非是上古先贤?”

岳鹏好奇问道。

儒界历史久远,一些圣贤避世而居,一心写书,这也不是不可能。

“此人,便是汉王!”

叶楚笑道。

汉王?

岳鹏一愣,忍不住皱起眉头,陷入了沉默。

大河平原和宋国终有一战,对于这一点,岳鹏比任何人都清楚。

从内心上来说,对于那从未见面的汉王,岳鹏产生了几分敬佩。

但身为一个宋人,岳鹏却明白,他必须消灭强汉!

如今是乱世,通天河阵法一旦解除,宋国和强汉之间,只能存在一个!

“这汉王堪称人杰,若是给他足够时间发展,将来宋国必被强汉所灭!”

“不过这汉王定国不久,只要百年内,通天河阵法破开,我定呢灭汉!”

岳鹏在心中,暗暗的想到。

车轮滚滚,阿奴驾驶着马车,缓缓的向前。

本来,按照岳鹏最初的打算,是沿着官道,慢慢朝着三川郡走去,看看官道两侧的风土人情。

但在第二天的下午,叶楚却建议不走官道,而是跟走那些百姓喜欢走的小道。

因为官道是要收费的,小道路况虽烂,却不收费,更能接近民间。

对此,岳鹏表示同意。

就这样,阿奴操控马车,满载堆积如山的书籍,继续朝着三川郡而去。

而叶楚、曹老和岳鹏,则选择了徒步。

三人都是神砥,修为都不俗,虽是步行,速度却也不慢。

就这样,岳鹏跟着叶楚,行走在一个又一个的村落,看到了不同的风景。

如此,一晃就是三日。

三日后,宋国王城。

上林苑,此乃王家园林,内圈养猛兽无数,也是举办各种大祭的重要场所。

此刻,上林苑的中心,一座巨大的汉白玉广场上。

秦相站在首位,后方跟着武百官。

所有人都目带严肃,静静的望着祭坛上方,那正在跳请神舞的大祭司。

伴随着时间推移,在大祭司的神秘舞步,天空中,那代表国运的气运神龙,正朝着祭坛飞来。

“神龙降临,看来我宋国虽乱,但国运依旧不衰。”

“吾王万年,宋国万年!”

望着虚空中气势非凡的神龙,众人议论纷纷,眼中都出现了笑容。

无论宋国如何动乱,只要气运神龙不衰,对百官而言,那就没任何损失。

这也是宋王闭关多年,宋国一直没动荡的根本原因。

国之气运,凝聚一国的气运,宋王和在场的武百官,那都是最大的受益者!

然而在人群中,监天司首座申成罡,却微微皱起了眉头。

“昨夜贫道夜观星象,发现将星虽璀璨,但王星却开始黯淡。”

“这这并非将星夺主的气象,反而在那王星和将星之间,似有乌云密布,莫非这是国之将乱,天生妖孽之相?”

申成罡越想越不对劲,很想摸出窥天盘来推衍,却最终按捺住了心中的蠢蠢欲动。

没办法,上次在乾坤山脉的推衍,那地下火山中盘腿而坐的九老,给了申成罡太大的惊恐。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首页书架报错推荐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