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长生十万年

  • 第四千两百零八章 无敌
      千刃山脉不远处,忘川河边三百里。

      一座巨大的深坑上,矗立着一座巍峨巨城,虚空中琉璃手握长剑,绝世而独立。

      然而就这一刻,巨城颤动,而后开始冉冉浮空。

      嗯?

      琉璃一愣,有些呆滞。

      刚才那一击,琉璃耗尽神力,巨城的信仰之力也被她全部打出,追求的就是一击必杀,让武王折戟此地。

      可如今,琉璃都没操控巨城,巨城为何浮空?

      就当琉璃疑惑之时,巨城浮空2米,而后一个声音传遍四方。

      “琉璃,你以为借助一城之力,大本王一个措手不及,就能让本王含恨折戟?”

      “可笑!”

      什么!

      嗡!

      琉璃瞳孔一缩,顿时大惊失色。

      巨城下方,岳鹏两根指头托起巍峨巨城,浑身竟是毫发无损!

      “世人皆知武王的金鹏神枪厉害,却不曾想,武王这战甲也是逆天神器啊。”

      “话虽如此,但若非武王肉身足够强横,便是有神器之威,武王恐怕也会重创!”

      “力拔山兮气盖世,说的就是如今的武王了吧。”

      巨城中,很多百姓都惊呆了,一个个虽惊恐,却也对武王的强大产生了敬佩。

      “此城不凡,竟是四品高阶神器,只可惜此城主防御,而并非一件攻伐神器!”

      “琉璃,此城本王还你,接着!”

      武王一声长啸,徒手一扔,也不借助神力,竟只凭借肉身的力量,就将巍峨巨城徒手扔向虚空。

      轰!

      刹那间,音爆声响起。

      望着从天而降的巨城,琉璃脸色大变。

      琉璃神力耗尽,如何接得住如此巨城?

      轰隆!

      刹那间,巨城坠落,眼见就要将琉璃碾压成为齑粉。

      然而就在这时候,一道流光冲天而起,将巨城轻飘飘的接住。

      尘埃散尽,一个高冠博带的儒雅士,单手托起巨城,一步步的朝着千刃山脉走去。

      轰!

      下一刻,巨城轻飘飘落下,被儒雅士安置在那烈火沸腾的大鼎上方。

      与此同时,巨城中成千上万的百姓,都感觉大地恢复了平静。

      “赵师兄,多谢。”

      琉璃屈身行礼,终于松了口气。

      “琉璃师妹,你先回城,接下来,交给我便是。”

      儒雅士,微微颔首。

      “诺!”

      琉璃盈盈一拜,化为一道流光,瞬间没入巨城之内。

      而后,儒雅士负手而立,脚踏虚空,冷冷的望向岳鹏。

      一股如烈日般的恐怖气势,以儒雅士为as,瞬间化为烈火海浪,一浪高过一浪,瞬间将岳鹏包围。

      “炎火海洋!”

      岳鹏瞳孔一缩,顿觉不可思议。

      虽说岳鹏也知道,眼前这叫姓赵的人,和琉璃的情况一样,真实修为境界并不算高。

      但儒雅士借助巨城之力,竟然比琉璃强了很多,直接催动炎火包围岳鹏?

      “汝乃何人?”

      岳鹏一声大喝。

      “乾坤门副门主,赵狂!”

      儒雅士,傲然而道。

      “原来你就是背弃三川郡,投靠叶秋的新郡守!”

      “赵狂,吾王待你不薄,秦相更是对你委以重任,为何反叛?”

      长枪如龙,隔空遥指赵狂,岳鹏眼中满是震怒。

      “宋王无道,一心修仙修道,和女国师苟且于华清殿,以至于朝堂混乱,百姓民不聊生,这也叫对我不薄?”

      “我担任清河令之时,清河商贸繁荣,但所得利润的五成交给秦相,四成交给朝廷,这也叫秦相对我很好?”

      “岳武王,你助纣为虐,只知道帮暴君攻伐无辜百姓,你也配精忠报国四字?”

      赵狂纵声大笑,笑容中满是不屑。

      “赵狂,既然你冥顽不灵,要和贼寇叶秋为伍,那今日本王便斩了你!”

      轰!

      岳鹏一声长啸,十分之一神力化为金龙,瞬间斩向赵狂。

      赵狂身为乾坤门的副门主,其实也能调动巨城之力。

      奈何巨城之力已经被琉璃消耗殆尽,想要恢复需要时间。

      可就算如此,赵狂依旧临危不惧,居然一拳头打出音爆声,一拳化为山岳,瞬间撕裂金龙,一拳砸在岳鹏的金色战甲上。

      轰!

      岳鹏还没醒悟过来,整个人倒飞而起,轰隆落入三百里外,一头从天坠落忘川河中,飞溅起滔天浪花。

      “好!”

      “副门主,必胜!”

      巨城内,众人兴奋。

      其实大家都很清楚,以岳武王的恐怖实力,赵狂那一拳根本杀不死月王。

      但问题是,在天火山域的传说中,岳武王几乎是无敌的存在,不可战胜。

      可如今,赵狂只用了一拳,却能岳武王打落虚空,这是何等逆天?

      然而无人知道的是,赵狂不动声色,心中却掀起了惊涛骇浪。

      “主上传我神功,让我在通天河生死磨炼许久,我竟无法一拳重伤武王?”

      赵狂很清楚,刚才他那一拳轰出,绝对能瞬间打爆三龙神砥以下的任何强者。

      可看武王的样子,似乎并没重伤?

      不过赵狂也没着急,而是心中一动,开始召唤巨龟。

      想当初,赵狂在通天河历练之时,曾经驯服看一只巨龟。

      这巨龟存活久远,威力惊人,如今靠着乾坤门的资源,更是威力恐怖。

      尤其是在水中作战,神砥战斗力会削弱一半,而巨龟却不被影响。

      这才是赵狂为何会突然爆发,一拳将武王轰到忘川和的真正原因!

      “杀!”

      赵狂心中默认。

      吼!

      与此同时,忘川河底,一只黝黑如山岳的庞然大物,猛然睁开了眼睛,眼中满是嗜血森芒。

      与此同时,刚从河底站起来的岳鹏,立刻看到一座巍峨撒山岳,正朝着自己飞快而起。

      “通天河水的巨龟,怎么会跑到这里来?”

      岳鹏一愣,但也没多想,而是眼中战火沸腾:“传闻通天河巨龟防御惊人,便是三龙神砥也无法破御,堪称通天河底的防御之王。”

      “但本王不信这个邪,今日,本王就以肉身之力,破了你这畜生的防!”

      轰!

      说话之间, 岳鹏猛然一拳砸出,巨龟那厚厚的黝黑龟壳,瞬间出现了轻微的裂缝。

      “防御果然惊人,再来!”

      岳鹏一声大笑,猛然又是一拳,巨龟背上裂缝瞬间扩大。

      “不好,巨龟有危险!”

      虚空中,赵狂脸色大变,整个人化为流光,瞬间冲入水中,对准岳鹏后背就是一拳。

      “尔敢!”

      轰!

      岳鹏猛然转身,手中长枪直接抛出,瞬间穿透赵狂心脏。

      轰隆!

      下一刻,赵狂倒飞而起,被长枪钉在一座巍峨高山,浑身血迹模糊。

      “好强的一枪,不愧是武王!”

      擦了擦嘴角的血迹,赵狂眼中满是冰冷:“不过,我还没有输!”

      赵狂看似心脏破裂,实则不然。

      赵狂的心脏位置,和常人不一样!

      武王这一枪是恐怖,但赵狂只是被重创,却并没真正死绝。

      只要还有一口气在,以叶秋的资源,赵狂自然能恢复如初,这只是时间问题。

      赵狂早知道会被重创,但他依旧选择了这样做。

      因为对赵狂这样做,就是要吸引岳鹏的注意力,从而打出最强一击。

      而这一击,不在于赵狂。

      而在于!

      轰!

      在岳鹏徒手扔出长枪的瞬间,后方巨龟瞪红眼睛,居然轰隆奔腾,庞大龟壳瞬间将岳鹏压在地面。

      轰隆隆!

      刹那间,龟壳四角和头收缩,全部隐藏在龟壳内,然后龟壳不断旋转,如料理机的刀头般高速旋转,誓要将岳鹏碾压!

      只是短短几秒,巨龟旋转了至少万次,让岳鹏原本坚固的金色战甲,此刻也出现了裂缝。

      “尔敢!”

      岳鹏勃然大怒,轰的一拳,巨龟的龟壳破裂,鲜血染红了忘川河的河底 。

      砰!

      岳鹏又是一拳,庞大龟壳倒飞而起,竟被活生生打出水面,一路冲霄半空,而后轰隆落下虚空。

      江面上,一只巨大龟壳随波逐流,龟壳裂缝不断,鲜血如飞瀑中从龟裂中奔腾而出,染红江面。

      “龟!”

      赵狂眼睛一瞬间就红了,眼中满是悲痛。

      赵狂自然明白,其实巨龟并没死,只是遭遇重伤而已。

      可就算如此,以巨龟遭遇的伤势,它能否恢复过来,这都是一个问题。

      就算能恢复,那也需要不知道多少漫长的岁月!

      “龟,你的牺牲不会败坏,我纵然不能杀武王,也绝对不会让他好受!”

      猛然攥紧拳头,赵狂眼中杀机弥漫。

      其实赵狂从一开始,就不觉得他能击败武王,因为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赵狂的目的,乃是拼尽全力,争取让武王受伤。

      只要武王实力无法保持巅峰状态,那等叶秋出关,乾坤门这才会有一线生机!

      与此同时,忘川河底。

      岳鹏一击将巨龟轰飞,顿觉自己的战甲的破损,已经到了一个让人无法接受的程度。

      不过这战甲是一件很厉害的防御神器,只要不是彻底破碎,那依旧有修复的可能。

      然而就在这时候,忽然地面龟裂,无尽烈火冲天而起。

      轰!轰!轰隆隆!

      一道道熔浆冲霄凌空,化为千米波涛,瞬间将岳鹏包围其中。

      这温度极高的熔浆光柱成百上千,形成高速冲击波,一道接着一道,不断轰击岳鹏的战甲。

      每一道熔浆过后,岳鹏战甲上的裂缝,就会加深一分。

      但这些熔浆全面爆发之后,岳鹏的战甲支离破碎,已经到了解体的边缘。

      吼!

      与此同时,一道低沉的怒吼,如远古而来,竟让岳鹏产生了一瞬间的失神。

      虽然这种负面状态只能维持一秒,但对于高手过招而言,却足够了!

      哗!

      一道巨大黑影自河底裂缝而出,瞬间龟裂百里,化为一张森罗大口,一把将岳鹏连着沸腾熔浆,直接吞到了嘴里。

      “好!”

      悬崖峭壁上,被长枪刺破胸膛的赵狂,他虽重伤垂危,却忍不住一声喝彩。

      因为这一击,才是赵狂真正的杀手锏!

      此乃鲲鱼之怒!

      赵狂在通天河之中,除了降服巨龟之外,还降服了一头鲲鱼。

      这鲲鱼虽不是成熟体,但也威力巨大,拥有很强大的攻击性。

      尤其是鲲鱼有鲸吞万里的恐怖力量,胃酸能溶解万物,无坚不摧,无物不破!

      赵狂耗费那么大代价,就是为了打破武王的金色战甲,然后让鲲鱼吞了武王!

      赵狂,做到了!

      虽然这个代价有些大,但为了守住叶秋的江山,赵狂虽死无憾!

      然而!

      就当岳鹏被鲲鱼吞噬的瞬间,一道低沉怒吼响彻天地:“枪来!”

      锵!

      刹那间,赵狂胸口剧痛,就看到那把钉死他的长枪,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与此同时。一道恐怖到极致的气息,忽然从忘川河底冲霄而起。

      “不好,鲲,快吐出来,快逃!”

      赵狂脸色大变,忍不住焦急怒吼。

      然而!

      迟了!

      锵!

      枪出如龙,乾坤撼动!

      这一刻,巨城内无数的百姓都眼睛一花,就看到一条巨龙撕裂虚空。

      巨龙只是一道虚影,很快消散不见,而后一道身影巍峨如山,手握长枪而立。

      这人虽战甲龟裂,但一身肌肉呈古铜色,在阳光下绽放出彪悍的气息。

      武王岳鹏,如神临尘!

      而在下方的忘川河下方,一条巨大鲲鱼肚子龟裂,无数鲜血弥漫四周,染红百里河道。

      “不!”

      赵狂睚眦欲裂,望向岳鹏的目光中,满是无尽的仇恨。

      鲲鱼的伤势比巨龟更严重,生死未卜,试问赵狂如何不恨?

      “赵狂,尔等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

      “本王念你习武不易,人才难得,给你最后一个机会。”

      “你若肯归顺本王,本王饶你不死,收你为奴,如何?”

      长枪隔空遥指赵狂,岳鹏眼中满是睥睨。

      “宋王无道,以至于生灵涂炭,岳武王你自诩一心为民,但实际上,你不过是助纣为虐,你这是愚忠!”

      赵狂大笑。

      “如此说来,你是宁死也不降?”

      岳鹏一声大喝。

      “我呸!”

      赵狂的回应,是一把蕴含鲜血的口水,直接喷到了岳鹏脸上。

      “无耻之徒,死!”

      岳鹏心中的怒火终于到了一个极致,一枪如龙,瞬间撕裂虚空,一枪斩在赵狂的心口。

      赵狂闭目等死,一脸平静。

      然而就在这时候,天地之间,陡然间一轮大日腾空,璀璨浩瀚,点亮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