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长生十万年

  • 第四千两百零九章 楚女剑
      千刃山脉远方,大日横空,璀璨耀世,无尽阳光普照万里。

      在这阳光之中,正打算一枪刺死赵狂的岳鹏,瞬间感觉到了一股恐怖的危机。

      “不好!”

      岳鹏当机立断,猛然后退,将长枪抵挡在自己的胸口。

      锵!

      一道剑气横空而来,瞬间将长枪斩裂,一剑刺穿岳鹏的胸膛。

      而后,那剑气倒转而起,如蛟龙奔腾,轻飘飘落在一辆虚空奔腾的马车中,那端坐的绝色佳人身上。

      这佳人极美,一身宫装,她手握长剑,正冷冷的隔空俯瞰岳鹏。

      “楚兄弟?”

      低头扫了一眼胸口的窟窿,岳鹏不可思议的望向马车中的宫装佳人。

      “我本名不是叶楚,但我自幼孤苦伶仃,无父无母。”

      吴楚轻轻擦抹着长剑上的血迹,如天籁般的冰冷声音响彻苍穹。

      “在这天地之间,只有两个男人对我有恩,一个是我师尊。”

      “师尊传我无上剑法,但可惜,师尊已经逝去。”

      “所以在和天地之间,只有一个男人对我好,那就是我的大哥叶秋!”

      什么!

      嗡!

      岳鹏浑身一震,眼中满是震惊。

      “难怪楚兄弟那么漂亮,原来你并非男子,而是叶秋的妹妹。”

      “真是没想到,我能领悟战意,是因为乱臣贼子叶秋的原因。”

      岳鹏一声苦笑,眼中满是可惜。

      岳鹏和叶楚朝夕相处三日,对这个贤弟非常欣赏和佩服。

      叶楚无论武功、才华、学问还是人品,以及对天下大势的看法,都堪称举世无双。

      现如今,岳鹏这才知道,此人居然是个女子,而且还是绝色佳丽。

      若她不是敌人, 那又该多好?

      “楚兄弟,我是因为你而突破,而我如今被你所斩,这便是因果。”

      “也罢,今日看在你的份上,我便暂且饶叶秋一命!”

      “但若是叶秋继续作恶,他日,我岳家军定然踏破三川郡,杀叶秋一个片甲不留!”

      轰!

      说完,岳鹏猛然发力,胸口的窟窿居然以肉眼般的速度愈合,很快就恢复如初。

      “告辞!”

      轰!

      话音未落,岳鹏脚踏一只巨大金鹏大鸟,破空而去。

      “师尊,武王的长枪不是被掌门震碎了吗,怎么金鹏还在?”

      阿奴望着虚空中越来越远的金鹏大鸟,眼中不禁满是困惑。

      “刚才武王催动的长枪,只是一把普通的长枪,凡铁而已。”

      “他所用的神力,最高不过十分之二,并没催动金鹏神枪。”

      “至于那战甲,其实也是普通兵卒的铁甲,仅此而已。”

      吴楚平静说道。

      什么!

      嗡!

      阿奴浑身一震,眼中满是震惊。

      武王那战甲堪称无敌,巨龟和鲲鱼几乎付出生命代价,又引发了漫天熔浆,这才勉强让战甲龟裂。

      可如今吴楚却说,武王这是普通战甲?

      这怎么可能!

      还有那长枪能打出漫天金龙,居然也只是普通长枪?

      “阿奴,你不用怀疑,武王能横压一国,震慑七国群雄,他又岂是那么轻易被击败之辈?”

      “我本以为武王无敌只是传说,如今一见,传说果然非虚啊。”

      捻了捻白须,曹老一声感慨,眼中满是忌惮。

      “话虽如此,但掌门一剑如神,不依旧让武王刺伤?”

      阿奴不服气的说道。

      “不,以我的修为,根本不足以让武王受伤,我不过是占了武器优势罢了。”

      “我这把楚女剑乃是吴国至宝,内蕴含强汉气运,刚才那样的一击,短时间我无法爆发第二剑,却依旧只让武王轻伤而已。”

      “而且你们也看到了,武王似乎掌握了某种恢复肉身的秘法,算算时间,刚才我斩他那一剑的伤口,他应该已经痊愈。”

      吴楚严肃说道。

      竟然这么强?

      阿奴惊呆了。

      “说起来,这次武王因掌门而突破,这也并非坏事。”

      “乾坤门如今刚创建,百废待兴,武王破空而去,刚好为吾王赢得了发展时间。”

      “以吾王的天赋,只要时间一长,依托巨城之力,自然不需要畏惧武王。”

      “只要数年之后,区区一个武王,吾王一只手就可灭之!”

      曹老沉声说道。

      “武王退走也是好事,只可惜,若是下次武王再来,和我大哥定然是不死不休。”

      “武王心有信仰,他绝对不会臣服大哥,可惜了,若我大哥有此人相助,一统天火山域何其简单?”

      吴楚微微一叹。

      这时候,巨城的城门开了,琉璃脚踏祥云而来。

      “多谢叶楚姑娘相助,保全我一城百姓,只可惜宗主在闭关,若是不嫌弃的话,请先入城小住,等宗主出关后再谈其他,您看如何?”

      琉璃屈身行礼,恭敬说道。

      虽说吴楚击退武王,也公开说她的叶秋的妹妹。

      但出于谨慎,琉璃短暂时间内,不会承认叶楚的地位。

      虽如此,吴楚也没生气,而是微微颔首:“你能保持冷静头脑,不为胜利所冲动,不错,不愧我大哥选你当一城之主。”

      “请。”琉璃微微一笑,避开这个话题,优雅而从容。

      吴楚也不废话,乘坐马车,和曹老、阿奴一起,踏入城池。

      哗!

      吴楚刚踏入巨城,却见漫天飞雪旋转,而后飞雪化为一道白衣胜雪的巍峨身影。

      “大哥!”

      吴楚眼睛一亮,慌忙走下马车,浑身再无半点从容,再也不是那个强大的绝色佳人,而是变成一个温柔的小女子。

      这一幕,看的阿奴和曹老一呆,都忍不住陷入震撼。

      虽说叶秋是强汉之主,但曹老和阿奴,其实这是第一次看到叶秋。

      曹老是华阳剑宗之主曹秋的大哥,常年避世隐居,一心修道,不问世事。

      曹秋临死之前,以秘法传讯曹老,恳请他出关守吴楚。

      曹老本不是太愿意,但念在这是弟弟遗愿,这才带着弟子阿奴出关。

      当曹老见了吴楚之后,顿时惊为天人,明白此女的剑术上的绝世天才,值得追随。

      而在强汉短暂居住后,曹老对汉王叶秋而赞不绝口,觉得这才是明君所为。

      可如今,曹老看到叶秋之后,还是非常震撼。

      因为曹老发现,眼前的白衣青年,其实只是一道虚影。

      可就算如此,这虚影如同实质,有血有肉,若非刚才飞雪凝聚成型那一幕,否则,任谁也无法相信,这并非叶秋的真人。

      “看来大王的修为,就算不如武王,也不会逊色多少。”

      阿奴一脸敬佩。

      “小妹,数年不见,这些年你辛苦了。”

      微笑着望向眼前的绝色佳人,叶秋眼中满是笑意。

      “大哥,小妹不辛苦。”

      吴楚鼻子一酸,忽然想哭。

      其实这几年来,吴楚遭遇了很多困难,也有很多心事,却无法对人说。

      如今看到叶秋,吴楚有千言万语,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从今日起,我义妹吴楚我剑堂之主,琉璃为城主,不再管理剑堂,但依旧是剑堂的副堂主。”

      叶秋威严声音,响彻苍穹。

      “诺!”

      对于这个结果,琉璃并没反对,而是坦然接受,甚至有种荣幸的感觉。

      剑堂弟子,也是如此。

      毕竟刚才武王横空无敌,吴楚却一剑击退武王,堪称绝世。

      这样的新堂主,谁人不服?

      “曹老,你可愿加入我剑堂,成为剑堂大长老?”

      叶秋望向曹老,目带笑容。

      对于曹老这三龙神砥的出现,叶秋还是很高兴的,自然要尊重。

      “诺!”

      曹老点点头,也不废话,语气恭敬。

      “阿奴,你我虽初见,但这三年来,你跟随我小妹走南闯北,辛苦了,你可愿加入我乾坤门,成为剑堂道子?”

      叶秋望向阿奴,目带微笑。

      “诺!”

      阿奴一脸激动,拼命点头。

      “我乾坤门诸堂之中,剑堂是第一次确定道子的,这阿奴绝非等闲之辈。”

      “道子,那就是剑堂的下一任堂主,啧啧。”

      众强者议论纷纷,都羡慕的望向阿奴,知道阿奴要一飞冲天了。

      “对了大哥,你不是闭关吗,怎么还能分神出现在此?”

      吴楚忽然说道。

      众人都是一愣,一个二个目带迷茫。

      叶秋炼器刚成功,又遭遇了天劫洗礼,按理说,需要闭关数年,才能彻底巩固修为。

      如此关键时刻,叶秋居然还有闲暇,分心出来和吴楚打招呼?

      “其实从武王出现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经分心来此观战。”

      “赵狂、琉璃,你们做的很不错,此战经历难得,相信你们会有所突破。”

      “此役,赵狂加贡献度一万,琉璃加五千。”

      “另外,巨龟和鲲鱼恢复用的所有丹药,宗门全部包了。”

      叶秋望向赵狂和琉璃。

      “多谢宗主!”

      二人同时大喜,纷纷跪地。

      现如今,在乾坤门之中,天火金都不是最珍贵的东西,门派贡献度才是!

      唯有足够的门派贡献度,才能够兑换一些好东西,以及去宗门内一些珍贵的修炼场所。

      而且虽说千刃巨城的房子,但凡加入乾坤门都能得到。

      但这种统一风格的小区高层套房,哪里有带游泳池的别墅带劲儿?

      可问题是,内城的别墅区,那些别墅都是天价,而且必须门派贡献度购买!

      现如今,叶秋赠了那么多门贡,赵狂和琉璃岂能不喜?

      而此刻,很多强者都羡慕望向二人,就连不差钱的金山胖也不例外。

      没办法,门贡不能交易,金家虽有钱,金山胖想赚取门贡,那依旧得自己亲力亲为。

      “其实刚才,如果不是小妹你出手,我是打算和岳鹏一战的。”

      “我之所以迟迟没出手,不过是想历练门人罢了。”

      叶秋继续说道。

      “大哥,武王此番折戟,下次重踏三川郡之时,恐怕会带兵百万,你一定要小心!”

      吴楚严肃说道。

      “无妨,武王攻伐乾坤门类似的事情,不会出现第二次。”

      叶秋微微一笑,巍峨虚影化为漫天飞雪,消散于无形。

      不会出现第二次?

      吴楚和众人都是一愣,却想不通叶秋这句话蕴含的深意。

      另一边。

      千刃山脉,三千里外。

      一处崇山峻岭之间,岳鹏从云端降落,金鹏大鸟瞬间化为一杆长枪,然后被岳鹏收入储物空间。

      噗!

      下一刻,岳鹏猛然一口黑血喷出,浑身精神顿时萎靡不少。

      “真是没想到,我对付区区一个乾坤门,居然引发了旧伤。”

      盘腿吐纳片刻,等伤势稳定后,岳鹏摸出一壶酒,眼中满是感慨。

      吴楚猜的没错,发生在乾坤门连续大战,其实并没让武王遭受什么伤势。

      但吴楚却不明白,她最后斩出的那一剑,虽然只是轻伤武王,却依旧让武王遭受了巨大代价。

      原因很简单,武王前些年南征北战,以一人之力对抗诸国,虽所向无敌。

      但常年累月高强度的征战,以及日夜不休的治理军民,依旧让岳鹏耗费了太多的心神,遭遇了不少伤势。

      这些伤势单独不多,但长达千年的累计,却依旧非常惊人。

      这也是为何这些年来,岳鹏几乎不出府邸,一直修身养性的原因。

      并非武王怕了秦相,也并非秦相打压成功,而是武王以此为借口,养伤而已。

      吴楚那把楚女剑,本是吴国的镇国神剑,品阶非常高。

      楚女剑究竟是几品神器,说实话,就连吴楚自己也不知道。

      但吴楚刚才全力斩出那一剑,其实已经达到了准五品的恐怖力量。

      这一剑斩穿武王的胸膛,虽然武王以秘法封闭血窟窿,让自己体表看起来毫无伤势。

      但武王心知肚明,吴楚那一剑触发了他浑身的旧伤,让旧伤濒临爆发状态。

      若非如此,以武王的性格,又岂能不战而退,找借口离开?

      “兄台浑身伤势,若不及时治疗,恐怕命不久矣。”

      就当武王闭目吐纳之时,一个声音忽然从后方响起。

      “什么人!”

      岳鹏瞳孔一缩,眼中顿时杀机浮现,一把长枪瞬间如大日横空,绽放出滔天金芒。

      虽说武王受了伤,而且在闭关养伤,没想到这荒郊野岭会有旁人。

      可以岳鹏的恐怖修为,有人靠近他,他却没提前察觉,这问题就大了。

      眼前这人,绝对非同小可!

      这让岳鹏,不得不防。

      “武王无需紧张,我乃一个医者,仅此而已。”

      伴随着豪迈大笑,一个白衣如雪的儒雅青年,自远方缓缓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