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长生十万年

  • 第四千两百一十章 白衣如雪
      “医者?”

      望着眼前这凭空出现的白衣青年,岳鹏眯着眼,眼中迸发出滔天森芒。

      “我不管你是何人,也不需要你的丹药,立刻离开本王百米距离,否则死!”

      锵!

      说话之间,岳鹏大手一挥,金鹏瞬间化为一把金色长枪,被他攥紧在手中。

      一股磅礴的威势,以岳鹏为中心,不断朝着四面八方扩散。

      这一幕如同被人看到,那一定会让世人震惊。

      要知道,刚才岳鹏在千刃山脉大战不断,却一直没真正催动金鹏神枪。

      可如今,叶鹏却将金鹏神枪握紧,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那这眼前的白衣青年,究竟得又多强?

      然而面对岳鹏的戒备和蓄势待发,白衣青年却丝毫不在意,而是将手背在身后,淡然的走向岳鹏,脸上并没有任何的畏惧。

      “武王无需担心,我知你刚才之战,已经引发旧患。”

      “虽然如今的你,看似毫发无损,战力滔天。”

      “但实际上,你的病已经深入肠胃,若是再不得到根治,那此病就会渗透到骨髓。”

      “某虽医术一般,却能看出你的病,最多三个月,就一定会渗入骨髓。”

      “到了那时候,任凭你武王神功盖世,便是扁鹊重生,那也无法治理你的病。”

      白衣青年一边走,一边平静的说道。

      每说一句,岳鹏的脸色就会边一分,当白衣青年说完之后,岳鹏彻底色变。

      而此刻,白衣青年的巍峨身影,已经站在了岳鹏的不远处。

      “我不管阁下是什么人,总之只要你立刻离开此地,本王不会为难于你!”

      岳鹏犹豫片刻,终究没主动攻击白衣青年,而是选择了退一步。

      不是岳鹏怕了白衣青年,而是岳鹏很清楚,白衣青年并没说谎。

      岳鹏的病其实并不复杂,就是常年征战,大小伤口无数,外加工作太过于繁忙,从而拖垮了身体,从而久病缠身。

      虽说这几年的修生养息,让岳鹏伤势缓解了不少。

      但岳鹏很清楚,这是治标不治本。

      除非岳鹏愿意卸甲归田,从新不问世事,安心当一个闲云野鹤。

      否则,只要岳鹏当一天岳武王,只要岳鹏继续郑涵,那他的伤势就一定会复发!

      吴楚的楚女剑是吴国的镇国之宝,一剑斩伤岳鹏,虽伤势不严重,却让叶鹏的旧伤复发。

      如果岳鹏和眼前,这个不知道底细的神秘白衣青年交手。

      那岳鹏就算赢了,旧伤也会更加严重,这是他无法接受的事情。

      “武王难道没听过扁鹊见蔡恒公的故事,或者不知道讳疾忌医这个成语典故?”

      “本人医术或许不如扁鹊,当放眼当今之世,却是唯一一个可以救你的人。”

      “无论你信不信,这都是事实。”

      白衣青年,淡淡说道。

      “就凭你?”

      岳鹏微微皱眉,冷冷说道。

      说实话,白衣青年气势非凡,神秘而强大,而且说话坦坦荡荡,丝毫没有任何的阴谋。

      岳鹏有“望气”之术,能分辨对方是否撒谎。

      所以,岳鹏已经看出,白衣青年是真心想救他的命。

      可这样一个陌生强者,居然如此决定,岳鹏感觉很蹊跷。

      白衣青年越是这样,岳鹏越不敢和白衣青年说真话,泄露自己久病缠身的秘密。

      否则一旦让秦相知晓,这宋国必定分崩离析,后果极为严重!

      “武王不用担心,我绝非秦相的人,我只是不想如此英雄豪杰,却因为久病缠身,最终白白送了性命。”

      “所谓相逢便是缘,这一枚丹药,虽不能让你痊愈,却能让你的旧病暂时消失,让你立刻恢复巅峰战斗力。”

      哗!

      说完,白衣青年大手一挥,岳鹏眼睛一花,手中已经多了一个小蓝瓶。

      “好快的速度,此人出手的瞬间,居然没任何气波动,也没神力波动,更没真气波动,他究竟用是什么功法?”

      岳鹏不动声色,心中越发忌惮。

      岳鹏并不觉得白衣青年的境界比他高,因为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三龙之境,这是就天火山域的极限境界,也可以说是整个天火山域的极限境界。

      四龙之境的强者,上古不是没有,但这万年之内,那是绝对没有!

      在三龙这个境界内,岳鹏不敢说自己无敌,但也无惧任何人。

      哪怕是女国师出现,岳鹏不知道能否打的过,但他也无惧!

      可眼前的白衣青年,不显山不露水,浑身毫无气势波动。

      若非亲眼所见,岳鹏甚至不知道,原来那地方站着一个人。

      这白衣青年,若何做到的?

      这股神秘而未知的力量,让岳鹏产生了浓浓的忌惮。

      嗯?

      这时候,一缕微弱的丹香,透过手中小蓝瓶的瓶口,传入岳鹏的鼻子中。

      “这是?”

      岳鹏一颗心砰砰直跳,赶紧将小蓝瓶中倒转方向,将瓶中丹药倒出,放在自己的手心。

      一颗黝黑无光,非常不起眼的丹药,出现在岳鹏的眼前。

      “四品地黄丹,这这怎么可能!”

      饶岳鹏见过识广,望着手中的丹药,也忍不住一脸震动。

      地黄丹虽说珍贵,但以武王的身份和权势,倒也不稀罕这玩意。

      可问题是,地黄丹只是一品神丹,就算七国最厉害的炼丹师,撑死也就能练成二品而已。

      可眼前这颗地黄丹,却突破了凡人的想象,达到了逆天到极致的四品。

      试问岳鹏,如何不骇?

      “这地黄丹,是你练的?”

      岳鹏望向白衣青年,眼中满是凝重。

      一个能炼制四品神丹,而且还能打破常规,让地黄丹提升三品的炼丹师,这绝对不是普通人!

      这样的炼丹师,无论走到哪个王朝,那都是能被君王以“国士之礼”对待的强者!

      哪怕是一个三龙高阶神砥,也没四品炼丹师重要!

      白衣青年如此年轻,他能炼制四品神丹?

      他究竟是谁?

      “我是何人,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以武王的眼力,你应该很清楚,这一枚神丹对你而言,是治疗伤势的关键。”

      “而且这一枚神丹,一旦接触虚空,那就必须马上吞服,否则药力就会挥发。”

      白衣青年,淡淡说道。

      “好,本王无论你是谁,也无论你想做什么,就冲着这一枚四品地黄丹,本王欠你一个人情!”

      “无论你想得到什么,或者想让我帮什么忙,只要不违背道义,本王都可以帮你!”

      岳鹏本是豪迈之人,他也不怕阴谋诡计,立刻将地黄丹吞服,然后盘腿而坐,开始闭目吐纳。

      轰!

      片刻后,岳鹏浑身一震,顿觉自己的旧伤消散,彻底化为虚无。

      甚至就连岳鹏的身躯,而言得到了易经伐髓,修为境界有了略微的提升。

      哪怕这提升境界微乎其微,却依旧让岳鹏惊喜。

      要知道,岳鹏修为停滞多年,早已经没有任何的进步。

      可如今,一枚地黄丹吞下去,居然有如此神效?

      虽说岳鹏很清楚,诚如白衣青年所言,他的旧伤依旧存在,只是被药力强行压制。

      一旦药力消散之后,岳鹏的旧伤依旧会出现。

      可问题是,这药力能持续数月,这么漫长的时间,足以让武王修生养息,将身体养好。

      此乃活命之恩,不可谓不重!

      “先生今日之恩,岳鹏铭记于心。”

      “先生但有所求,但讲无妨!”

      岳鹏抱拳行礼,望向白衣青年的目光,顿时柔和不少。

      无论白衣青年什么动机,岳鹏都欠了对方一个天大人情!

      “武王无需欠我人情,我之所以救你,不过是不想英雄折戟罢了。”

      “如果你真心中过意不去,那就和我一战,如何?”

      白衣青年,微微笑道。

      什么!

      嗡!

      岳鹏浑身一震,望向白衣青年的目光,顿时满是震惊。

      “先生救我,赐我神丹,只是为了让我恢复巅峰实力,从而和你一战?”

      “然也!”

      竟然是这样?

      岳鹏瞳孔一缩,望向白衣青年的目光,顿时多了几分凝重。

      岳鹏早就知道白衣青年很强,但岳鹏还是没想到,白衣青年居然自信到了如此地步。

      白衣青年要和岳鹏一战,居然先要治好岳鹏,确保岳鹏有巅峰战斗力?

      这种人不是傻子,那就是实力卓越,拥有凡人无法想象的力量。

      很明显,白衣青年不是傻子!

      “实不相瞒,岳某的枪法只杀敌,不表演,不切磋,枪如必见血!”

      “先生救岳某此乃大恩,你我又何须兵戎相见?”

      岳鹏沉声说道。

      “不,你我必须一战,此乃因果,我此行来见你,便是了断这一桩因果。”

      “故而今日,你战也得战,不战也得战!”

      白衣青年,笑着说道。

      “如此说来,先生是自信能击败岳某,岳某不得不战?”

      岳鹏脸色一沉,眼中出现了怒火。

      岳鹏是个英雄,性格豪爽,从不为凡尘的规则所束缚。

      虽说眼前这人救岳鹏是大恩,但此人如此羞辱岳鹏,岳鹏自然不能忍。

      “不,不是你必须战,而是你我有一段因果,我是修行人,不喜欢沾染因果。”

      白衣青年,微笑依旧。

      “既然先生执意如此,那岳某就陪你玩玩便是。”

      “不过岳某枪法大开大合,太过于霸道,若是不慎让先生重创,还请见谅!”

      “岳某感念先生之恩,今日破例,不会杀你,而只是重创!”

      岳鹏冷冷说道。

      “无需如此,你只需接我一掌,一掌之后若你不死,我便告诉你我的名字,以及这段因果为何,并饶你一命。”

      什么!

      轰!

      岳鹏怒发冲天,头顶瞬间杀机汇聚成滔沸腾红云,蔓延方圆百里。

      “论修为境界,岳某绝非宋国第一,但论战斗力,岳某纵横天下八百年,南征北战诸国从未一败!”

      “就算你是四龙神砥,在这宋国之内,本王也无惧于你!”

      “今日,就让本王领教领教,你是如何一招击败本王!”

      轰!

      这话一出,却见虚空中龙吟声起,一只蔓延金翅大鹏展开双翼,绵连不绝三百里,遮盖了整个天地。

      “人枪合一?”

      白衣青年抬头望向虚空,并没感觉畏惧,反而眼中出现了一丝笑意。

      “不错,不愧是岳武王,你在人枪合一基础上,居然领悟出了将人、枪,和这四周天地融合,借助天地之威,从而斩出最强一击的大道,你很不俗。”

      “以你如此的天赋和领悟力,难怪这八百年来,你从未一败。”

      “只不过很可惜的是,你遇到了我!”

      白衣青年语气平静,浑身毫无神力波动,仿若一个凡人。

      他就这样负手而立,静静的望向虚空,眼中满是欣赏和赞许。

      这一幕,让虚空中遮天而立的金翅大鹏,眼中顿时迸发出滔天杀机。

      “本王的枪法,乃是霸王之道,曰霸王枪法!”

      “本王的神枪,内含金鹏之灵,乃是三品绝巅神器!”

      “以金鹏神枪催动霸王枪法,四龙神境之下,本王无敌!”

      无敌!

      轰!

      刹那间,风云变色,虚空中电闪雷鸣,轰轰烈烈的声音震动了整片天地。

      那虚空中蔓延三百里的金鹏大鸟,就这样轰隆隆坠落,枪法如龙,霸道到了极致,强势的碾压而下。

      轰!轰!轰隆隆隆!

      这金尚未落下,但四周成百上千的山岳,一座接着一座坍塌,化为虚无。

      然而深处风暴中心的白衣青年,却依旧是白衣飘飘,负手而立。

      “岳鹏,你攻击力的极限,就只有这么一点吗?真让我失望。”

      白衣青年望向虚空中威风凛凛的金鹏,眼中忽然有些失望。

      “放肆!”

      轰!

      金鹏忽然开口,岳鹏暴怒声音如炸雷轰隆,天地风云变色,无尽雷霆闪电纷纷坠落。

      轰!轰!轰!

      所有山岳化为平地,平地龟裂,化为深不见底的鸿沟。

      雷霆覆盖之处,所有草木皆枯,随风化为齑粉,寸草不生,大地焦黑。

      如末日降临,这金鹏之威,绝非凡人所能匹敌!

      然而不可思议的是,白衣青年矗立之地,四周风平浪静,根本不被影响。

      而当金鹏坠落,即将落在白衣青年头顶之时,白衣青年终于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