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明月几时照我心

  • 第五百三十四章 寒川蚀心 奉子成婚
      黄雅芬戏精上身就给明玥跪了,抱着她的腿又哭又喊。

      “玥玥,要打要骂我都随你,只求你放过玉玉。她都这样了,还不知道能不能醒过来,你就放过她吧。”

      明玥冷冷的看着她,这些戏码平日里总在爸爸面前演,现在要换观众了吗?

      沈良夜皱起眉头,可是等他做出反应,同样来看明玉的晏名扬却已经冲过去推开了明玥。

      明玥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往那边楼梯倒去,她大惊失色,伸手护住了肚子。

      沈良夜的眸子一凛,盯着她用手护住的小腹。

      越来越有意思了……

      黄雅芬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跟晏名扬哭诉,晏少倒是干脆,“伯母,您不用说了,明玥是个什么东西我们都了解,等我去跟白景誉说一下,以后这里不准她来。”

      医院是白景誉家的,晏名扬自己觉得可以做一半的主了。

      明玥被他这一摔有些害怕,她担心着肚子,站起来就往外头走。

      沈良夜却不紧不慢的喊住她,“明玥,既然来了就去做个检查吧。”

      明玥警惕的看着他,“什么检查?”

      沈良夜笑容明朗,“你的胃呀,有病尽快治疗,别拖出问题来。”

      “谢谢,我昨天在别的医院看过了,不需要。既然有晏少在这里,我去上班了。”

      “明玥!”沈良夜的声音不高,却隐含着不容拒绝的威严,“外面的医院哪里比的上你景誉哥家的,乖。”

      他在哄她,却让明玥有种刀架在脖子上的感觉。

      她犹豫,却败给他晦暗深沉的眸光,点点头说:“好。”

      沈良夜笑容更盛,“名扬,我们一起送明玥过去。”

      黄雅芬愣愣的,怎么沈良夜对明玥这个小贱人这么好了?

      晏名扬也不高兴起来,“要去她自己去,凭什么还得你陪着?”

      “那你可以不去,明玥,我们走。”

      明玥咬咬唇,过来推了沈良夜的轮椅。

      她觉得今天是躲不过去了,沈良夜根本是利用看明玉当借口,其实是让自己接受检查。

      推着轮椅的手收紧,她的心都要从胸膛里跳出来。

      沈良夜却打趣她,“你看起来很紧张。”

      明玥咬咬下唇,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幸好晏名扬的几句抱怨让她没了开口的机会。

      沈良夜在妇产科这层停了下来。

      明玥能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她的手下意识放在腹部。

      这里,真的有个小生命吗?

      晏名扬瞪眼,“这是妇产科,她怀了吗?”

      沈良夜挑眉,笑容里有几分讥讽,“你怀了吗?”

      明玥心不在焉的摇摇头,“好像肠胃科在上面一层。”

      “哦。”他漫不经心答应着,却一直往诊室里面看。

      晏名扬推开明玥,“走走,没怀在这里干什么?”

      进了肠胃科,明玥才松了一口气。

      她被要求去做钡餐,她有些迟疑,不知道这个对孕妇好不好。

      幸好包里有昨天的检查结果,医生看了说不用再做了,给开了些药,跟昨天的差不多。

      只是她再出来的时候晏名扬和沈良夜已经不见了。

      她擦着汗坐在椅子上,头晕脑胀的。

      这半天就像坐过山车,简直能把心脏给玩儿出来。

      她向来喜欢稳妥,不喜欢刺激。

      她更不明白沈良夜的意图,他是知道了什么吗?

      休息了一会儿,她去公司。

      虽然她很想知道昨天的检查结果,可是她怕沈良夜让人监视她。

      喜欢他其中的一个原因就是他这人聪明,心眼儿多,可是却没有想到有一天这些用在自己身上时,那么难缠。

      此时,沈良夜在另一辆车里看着她离开。

      助理贺峻问道:“总裁,我们怎么着?”

      “让人跟着,我倒是要看看,她在玩儿什么。”  明玥刚到公司就给魏诚然交到了办公室。

      他拿出一个袋子给她,“这是治疗胃病的汤药,已经熬好了,你每天饭前用微波炉热一下,一天三次,每次一包。”

      明玥哭笑不得,“哪里有不看病就给抓药的?”

      魏诚然也笑,“我这不是也没办法了吗?你呀,总是不懂得照顾自己。”

      给魏诚然这么一说,明玥鼻子酸酸的。

      他是唯一一个在车祸发生后还对自己好的人,虽然他是沈良夜的表哥。

      明玥怕自己会哭,忙拿着药站起来,“我回去工作了。”

      “嗯。”魏诚然点点头。

      等明玥出去后,魏诚然脸上的微笑立刻没了,换上一脸的阴沉。

      明玥回到自己办公室后看着那堆中药发呆,她下意识的摸摸小腹,想着这个点儿检查结果应该出来了。

      冷静下来,她发现了自己一向准时的月事没来,虽然没有什么怀孕反应,但总觉得很累。

      可是她又觉得荒诞,要是怀孕孩子是谁的呀,除了沈良夜她没接触过别的男人,可沈良夜又没有碰过自己。

      这一天就浑浑噩噩过去了,她惦记着那个报告,做什么都不在状态。

      晚上回家,家里人都出去应酬,就剩下沈良夜一个人。

      他正对着落地窗抽烟,乌黑的玻璃上有他自己模糊的影子。

      明玥开了大灯,“你吃饭了吗?”

      沈良夜转过去,收起脸上的戾气淡淡的说:“没。”

      明玥没再说话,去更衣室换衣服。

      一会儿,她换了一身家居服出来,长长的头发绑了个马尾,一下就小了好几岁,像个大学生。

      她去推他的轮椅,“我们去吃饭吧?”

      沈良夜今晚很难缠,明明笑着却一脸的冷意,“厨师放假。”

      明玥觉得很累,工作了一天她只想早点躺在床上,可是她知道今晚不伺候好沈良夜就别想着好过。

      她柔声问:“那我做,你想吃什么?”

      “嗯……”他修长的手指敲着轮椅的扶手,似乎在纠结,“饺子吧。”

      这不算为难,明玥点头,“好,我去煮。”

      “手工的,现包。”

      明玥抬起眸子,就知道他没那么好打发。

      但是拒绝的话她说不出口,还是一个好。

      看着她修长苗条的身影,沈良夜眯起眸子,玩味的笑意淡淡流淌在眼底。

      明玥把牛肉解冻,就要丢入料理机。

      沈良夜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在厨房门口,他对她说:“我不喜欢绞碎的肉。”

      明玥的笑容依然很温和,她拿了菜刀,一片片切着牛肉。

      明玥是个很能干的人,她一个人又是剁馅儿又是和面,动作依然优美,丝毫不忙乱。

      以为低头擀皮儿的动作,她衣服的领口散开,露出了饱满的白皙,而耳边的一缕碎发总是顽皮荡来荡去。

      沈良夜搁在轮椅上的手伸开收紧几次,才压住去给她把头发弄在耳朵的渴望。

      饺子煮熟了,明玥把调好的醋汁放在餐桌上,去叫他吃饭。

      沈良夜把手里的书合上,狭长的眼睛就像黑色的漩涡,有种要把人给搅碎的危险。

      “抱歉,我不想吃饺子了,我要吃面。”

      明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