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明月几时照我心

  • 第五百三十五章 寒川蚀心 代孕生子
      明玥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沈良夜压在身下,他动情的吻着她,一如梦里的热烈。

      她从开始的羞涩拘谨也变得大胆起来,她修长的腿夹住了他的腰……

      沈良夜在明玥身上驰骋许久,却在关键时候抽身。

      肚皮上温热一片,明玥在片刻的失神后像被雷击似得睁大了眼睛。

      她对上了他的眼睛,看似温和,其实冷酷的就像三九天的冰湖。

      他要了她,却不给她任何怀孕的借口。

      两个人对峙着,刚才的亲密变成了一把双刃剑,深深的刺到明玥的心口上。

      沈良夜打了个呵欠,似乎很累的说:“我腿不方便,你自己收拾一下。”

      许久,明玥下床,去了洗手间。

      本来睡着的人又睁开了眼睛,沈良夜在黑暗里冷笑。

      明玥这个女人果然是心机深沉,不过他不会让她得逞的。

      闹腾了一晚上,明玥身体酸疼,可一上班就给魏诚然叫去出差。

      他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你赶紧去收拾一下,行李也不用带了,去那边再买。对了,良夜那里我也说过了,你不用担心。”

      明玥目露惊疑,到底是什么事需要魏诚然如临大敌?

      因为魏诚然的郑重,明玥不敢多问,收拾一下跟着他去了机场。

      深市离着海城需要4个小时的飞机,到了那里刚好是晚上。

      这个时候在海城是凛冽的冬季,在深市却是火热的夏季,4个小时的距离好像已经分割了世界。

      创世在这里有办事处,早有工作人员给他们买了衣服送到酒店,明玥去冲了个澡,换上柔软的白衬衣和修身的九分裤。

      衣服大小合适,是自己平时穿的牌子。

      对着镜子,明玥拧起秀气的眉头,这有些不太对劲儿。

      虽然自己穿衣风格鲜明,一色的黑白灰,可衣服尺寸这种事太私密了,魏诚然怎么知道?

      她有些头疼,总觉得男人给女人买衣服太暧昧。

      有人敲门,不出明玥所料,是梳洗后的魏诚然。

      他的样子让明玥眼前一亮。

      不同于平日里的西装革履,他穿了一身蓝灰色亚麻休闲套装,头发也软趴趴的覆在额头上,显得年轻不少。

      不同于沈良夜俊美昳丽,魏诚然属于书生型,温文尔雅君子如玉,给人的感觉很舒服。

      他上下看了明玥,“我把你的身高体重给了这边的工作人员,没想到买着衣服这么合适。”

      明玥这才释然,看来是自己想多了。

      ‘诚然哥,有事吗?’

      魏诚然浅浅的笑,“当然是吃饭这样的大事。”

      他的幽默让明玥笑出声儿,“刚好我肚子饿了。”

      “你想吃什么?”

      明玥略一迟疑,她知道说随便其实最不好随便,“那就吃面吧。”

      魏诚然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子,“来南方说吃面,你是难为我吗?”

      他们从小一起长大,这种亲昵的动作以前也有,可是这才明玥却觉得有些不妥,她几不可见的往后退了退,“我忘了,来了深城还是去喝粥吧,晚上喝粥好。”

      “那好,我们就去喝粥。”

      当走在大街上的时候,明玥才发现他们俩个人俨然成了焦点。

      俊男美女,穿的又很搭,很难不被人当成情侣。

      明玥有些尴尬。

      魏诚然显然也注意到了这点,他不无尴尬的说:“早知道开车出来。”

      明玥只好故作轻松,“算了,就当散散心。”

      他们走在陌生的城市,暖熏的风迎面吹来,撩起明玥的长发,似乎一切真的慢了下来。

      店铺里有音乐在响,“一杯敬明天,一杯敬过往,支撑我的身体,厚重了肩膀,虽然从不相信所谓山高水长,人生苦短何必念念不忘。”

      人生苦短,好吧,那就暂时遗忘。

      吃饭的时候明玥问魏诚然,“诚然哥,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我们的产品在这里被投诉了?”

      魏诚然吞掉嘴里的粥才说:“我们的产品那么好怎么会被投诉?你别瞎想。”

      明玥却不解,“那为什么你要带我来出差。”

      “嘘!”魏诚然竖起手指在唇边,“今天不要问,明天你就知道了,有你忙的。”

      好吧,明玥本身就不是个好奇的人,她安静喝粥,样子闲雅文静。

      魏诚然的眸子闪了闪,似有浅浅的波澜划过,他忙低下头。

      在他们俩个不远的包间里,晏名扬火冒三丈。  晏名扬没想到来深城出个差就能遇到明玥,而且她跟沈良夜的表哥在一起。

      魏诚然和沈良夜一直不对付,特别是沈良夜出了车祸后他的职务由魏诚然接替,这是明显的鸠占鹊巢。

      更没有想到的是他还和明玥这个贱人勾搭上了,虽然沈良夜不喜欢明玥,但也不能这样被戴绿帽子。

      晏名扬的第一反应是要出去兴师问罪。

      可是他用脑子一想,觉得这是个机会。

      良夜不是一直想跟明玥离婚吗?要是捉奸在床,明玥不但赔上股份,还要灰溜溜的离开沈家。

      想到这里,他冲对面的大波女伴挤挤眼睛,“宝贝儿,帮我做件事怎么样?”

      女人妩媚一笑,“让人家做事要有酬劳的。”

      晏名扬潇洒的把卡往桌上一扔,“你不是要买lv家的包吗,随便买。”

      女人拿起卡做唇边一吻,“谢谢晏少,有事儿您说话。”

      晏名扬:……

      第二天,明玥终于知道了这次出差的任务,她很意外。

      与其说是来出差,不如说度假。

      魏诚然带她去了深市郊外山上的私人庄园。

      他说这是朋友的产业,是打高尔夫才赢得了这次机会。

      明玥并不雀跃,反而有些不高兴,她现在正是多事之秋,哪里有心情跟他游山玩水,而且还是假公济私。

      魏诚然看出来了,不过他没有多说,稍做休息后带着明玥去了后山。

      还没靠近,明玥就闻到了一股奇特的香味。

      她的鼻子天生比常人敏感,对香味更是颇有研究,可是这种香气她竟然说不上是哪种花的,甚至闻到没有闻过。

      不是玫瑰的浓郁,也不是栀子的清雅,更不是薰衣草的舒缓,而是一种朦胧、沉静、优雅还带着神秘的味道。

      魏诚然看着她的表情笑了,“闻到了吧?我保证你不虚此行。”

      明玥脚步加快,她太急于知道这是什么植物的味道。

      绕过一片岩石,她的眼前出现了一大片花田。

      她咦了一声。

      说是花田,又不太像,这些植物更像棉花,是白色的,软绵绵的,就好像白云落在了人间。

      魏诚然眉眼含笑,"我这朋友是个植物学家,这是他通过棉花变异培养的一种花,他给起了名字叫云棉花。”

      “云棉花?很贴切。这花的味道很怪,我闻了后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又有点轻飘飘的,就像漫步云端。”

      魏诚然哈哈大笑,“有吗?是你想多了吧?”

      明玥的目光热切,她不停的拍照,“是真的有,我可以带样本回去研究这花的成分吗?”

      “我朋友说这花有舒缓、镇定、美白等多重功效,是做化妆品的好材料。他提炼了一些精油,你带回去看看吧,要真可以,他想让人大规模种植。”

      “当然可以了,这简直太棒了。诚然哥,你真是我的天使。”

      魏诚然脸上的笑容却夹着丝丝的怆然,可惜明玥没有看到。

      她走进花丛,这花味道太好闻了,她真想融入到里面。

      “小心。”魏诚然喊了一声,却已经晚了。

      明玥脚下被石头一绊,整个人向一边倒去。

      魏诚然没拉住她,眼看着她扑到花海里。

      明玥重重摔了一跤,她呆在地上半天没有动。

      魏诚然吓坏了,“玥玥,怎么样?摔到哪里了?是脚吗?你跟我说话,别吓唬我。”

      明玥的脸色苍白,她虚弱的说:“诚然哥,我的肚子很疼。”

      “肚子疼?”魏诚然赶紧把她给抱起来。

      明玥虚弱的靠在他怀里,“对不起,请把我送到医院去。”

      明玥觉得是肚子里的孩子有问题,这个孩子本来就不是那么稳固,前几天还有点流产迹象,可是她却一直不当回事,情绪又不好,要是现在摔了一跤后流掉也正常。

      可是明玥却不想,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有种感觉,这孩子是沈良夜的。

      虽然荒谬,却是最好的解释。

      疼痛越来越严重,绞断了她脑子里所有的问题。她只是紧紧抱住魏诚然的手臂,痛苦的喊着:“诚然哥,快点,快点,我好疼。”

      魏诚然也给吓坏了,他也顾不得许多,打横把明玥抱起来,“别怕,我马上送你去医院。”

      幸好这里距离庄园不算远,而从庄园下山可以开车,即便这样魏诚然也是满头大汗。

      到了医院,明玥已经疼得不行,魏诚然抱她的时候发现她裤子是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