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明月几时照我心

  • 第五百三十六章 寒川蚀心
      明玥的手像被火烫到了一样,忙收回放在身后,眼底更是惊恐不已,湿漉漉的像个迷途的小鹿。

      沈良夜脸上的笑意正浓,还真是少见明大小姐害怕的样子,有趣。

      明玥很快意识到这一点,她闭上眼睛整理情绪。

      等睁开时已经平静的像无风的湖面,只是脸色还有些苍白。

      沈良夜最讨厌的就是她这张假脸,木头一样看着让人反胃。

      明明相似的眉眼,可是在明玉脸上就光彩照人天真活泼。

      想到明玉那灿烂的笑容,沈良夜心头一痛,放在身侧的手已经紧紧攥起。

      再看明玥,眼睛里已经带着汹涌的恨意。

      他的明玉像个木娃娃一样躺在床上无知无觉,可凶手却安然无恙的睡在身边,还被人尊称一声沈太太,凭什么?

      火红的烟头炙在掌心,他却感觉不到疼。

      明玥吓坏了,扑过去把香烟从他手里夺出来。

      跟着她握住他的手,低头去吹他的掌心,“你下次别这样了,都烧红了。”

      如大提琴般动听的声音落在她耳畔,“你心疼了?”

      明玥一哆嗦,半边的耳朵都麻了。

      她微微偏身去躲着他,却不想粉唇擦过了他的喉结。

      沈良夜眸子一深,该死的女人,竟然敢勾引他。

      那就如了她的愿好了,他笑着,眼底划过了一抹冷酷。

      没等明玥反应过来,就是一阵天旋地转,她被男人压在了身下。

      沈良夜居高临下,发现她的眼角都红了。

      那抹轻红一直蔓延到鬓角里,让她呆板的脸生动起来,活色生香。

      沈良夜把玩着她垂在鬓边的头发,低声说:“明玥,你喜欢我?”

      明玥没想到他会这么问,眼泪差一点就下来了。

      她当然喜欢他,当知道家里人给他们俩定下婚约的时候。她激动的好几个晚上都没睡着。

      可是他却不喜欢她,他喜欢的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明玉。

      他那天去找她,也是这样问:“明玥,你喜欢我?”

      明玥听到自己的声音,“嗯,喜欢。”

      沈良夜伸手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拿出一根黄瓜,“那好,自己玩给我看。”

      明玥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你说什么?”

      男人嘴角依然挂着笑,却变得凉薄残忍,他几乎咬着明玥的唇说:“我说,自己玩自己,给我看。”

      明玥挣扎着要起来,可是却给他牢牢压住了手脚。

      他虽然腿不能动,但是依然很有力量。

      “不愿意?你不是喜欢我吗?让你取悦我都做不到,这也算喜欢?”

      他说的很慢,一个字一个字灌进她耳朵里,就像用钝刀割。

      坚强如她,却再也受不了,咬着唇低泣,“你太侮辱人了。”

      “侮辱?明玥,比比我的双腿,成了植物人的明玉,这点侮辱算什么?既然你不愿意,我来就好了。”

      说着,他用床头的电话线三两下就绑住了她的手,然后卷起她的睡裙……

      疼痛和羞辱让明玥心如死灰,可是疼痛过后生理上自然的感受让她更加绝望,就像死了的人被拉出来鞭尸一样,她低泣着,一遍遍的辩解,“良夜,我没有,人不是我撞的,我真没有。”

      她越是这样,沈良夜就越狠……

      早上,明玥起晚了。

      揉着发涩的眼睛,却看到始作俑者正好好睡在枕头上,面目安静。

      根本无法和昨晚折磨她的疯狂样子联系起来。

      她忙穿好衣服,可是落地的时候忽然腿间传来一阵撕裂的疼。

      从抽屉里找出药膏,她忍着疼去了浴室。

      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弄伤她,才结婚短短一个月,她却体验到什么叫生不如死。

      可是她并不怪他。

      就像他昨晚说的那样,一场车祸,他和明玉一个瘸一个变成植物人,而身为肇事者的自己不但好好的,还一点责任都不用承担,更为讽刺的是成了他的妻子。

      看着镜子里一脸憔悴的女人,明玥恨死了自己。

      收拾完毕后她去看了眼熟睡的沈良夜,拿了包去上班。

      这个点儿已经过了家里的饭点儿,她决定在路上随便买个三明治。

      刚下了楼梯,她忽然吓了一跳。

      大清早婆婆李欣板着脸坐在客厅里,身边是她的养女沈薇。

      明玥拉了拉衣服的领子,硬着头皮上前,叫了一声妈。

      李欣抬起眼睛看着她,“良夜起来了吗?”

      她是那种专职贵妇,看起来矜贵优雅,其实就是用鼻孔看人,很不好相处。

      更何况明玥害她儿子瘸了腿的仇人。

      明玥忙回答:‘没有,他还在睡。’

      李欣反而不说话,眼睛盯着桌子上的玫瑰花。

      明玥很急,上班要迟到了,可是不敢表示出来。

      过了半天,她以为把人凉透了才开始说:“明玥,你们虽然是新婚夫妻,我不得不提醒你,良夜的身体可还在康复期。”

      明玥的脸顿时像给人甩了一耳光似得红了起来。

      似乎怕她不懂,李欣又加了一句,“还有,家里的隔音不太好,你别叫的那么大声。”

      这下,明玥的脸红的简直能滴出血来。

      她明明咬着毛巾哭泣,怎么可能……

      不等她解释,李欣摆摆手,“走吧,上班要迟到了。”

      明玥如蒙大赦,急忙往前走了俩步。

      却没想到身后传来李欣讽刺的声音,“性瘾这病也会遗传吗?看来我要好好查查了。”

      明玥脸上的血色顷刻间褪的干干净净,苍白如纸。

      她怎样骂自己都可以,却不能侮辱自己的母亲。

      放在身侧的手紧紧蜷缩起,她真想回过头去反驳李欣俩句。

      可是出于对沈家的愧疚让她最终忍下了这口气,踉跄着走出家门。

      这一整天她耳边都回荡着李欣的话,状态很不好,以至于工作中出错频繁。

      助手无奈的说:“明总监,不如我们改天再做药妆实验吧,我看您好像很累的样子。”

      明玥却摇摇头,ry集团一年一度的新品发布会马上就要举行了,可却一直没拿出亮眼的产品,这样拖下去不是办法。

      这天,她一直带公司里呆到了八点多。

      可试验总是失败,她倒在椅子上,一边喝咖啡一边想问题出在哪里。

      忽然,她的手机响。

      她拿起来一看,竟然是李欣。

      想起李欣早上的话,她皱了皱眉,却还是接起来。

      “喂,妈,我在加班……”

      李欣打断她的话,“明玥,有你这么做妻子的吗?良夜去了皇都,你赶紧把他给接回来。”

      皇都?他不在家好好的复健,去皇都干什么?

      可是李欣根本不给她解释,已经挂断了电话。

      明玥握着手机发呆。

      一口喝干了咖啡,她站起来,“好了,今天就到这里了,大家下班吧。”

      从公司到皇都开车大约需要半个小时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