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明月几时照我心

  • 第五百三十八章 大结局 梦醒时见你
      明玥惊呼,“你要干什么?”

      沈良夜的笑容越发的温柔,不轻不重的抚摸着她的肚子,“沈太太在害怕什么?我不过是跟我们的孩子打个招呼。”

      他把“我们”俩个字压的很重,让明玥从心里感觉到害怕。

      这一刻,她觉得自己对沈良夜十年的爱都是肤浅的,她根本没有全面的了解这个男人。

      事到如今,只有服软儿。

      “良夜,你听我解释。我虽然不知道这孩子的父亲是谁,可按照医生的推算是在发生车祸前后怀上的,我怀疑跟我们的车祸有关系。你让我把孩子生下来,到时候……”

      “到时候干什么?”他冷冷的打断她,“明玥,你是不是生病了在说胡话?孩子是我的,我说了,是我的。”

      在刚得知怀孕的时候,明玥还想着勾引他把孩子赖在他身上。

      可是那晚他体外排精一点机会都没有给,怎么现在又这么坦然的认下孩子?

      明玥没有一丝喜悦,反而忐忑不安。

      她觉得自己有必要把话说清楚,他要发怒也好离婚也好。

      “良夜你要相信我,车祸的事我越想越蹊跷,我也问过当时办案的叶警官,她跟我说第一个到达案发现场的是黄雅芬,我觉得……”

      “够了!”沈良夜低吼,放在明玥小腹上的手忽然用力按下去。

      “明玥,你也是要当母亲的人。你知道当一个母亲看到自己的女儿倒在血泊里是个什么感受吗?”

      “你知道黄阿姨现在有多痛苦?而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

      “不,不是的。我虽然忘了,但这里面有什么重要的。良夜你也想想,我不会开车撞你们的。”

      沈良夜的眼睛猩红似血,明玥的话又仿佛把他带入那种铺天盖地的痛苦中,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眼前的这个女人。

      他冷笑着,有种要撕碎她的疯狂,“明玥,你不要以为装失忆就能清洗自己的罪恶。你说你不会开车撞我和玉玉,可是当你看到我跟玉玉在车里造爱的时候,你疯了,你控制不了你的嫉妒情绪。”

      “你本身就是个善妒的人,所以你明知道我跟玉玉在恋爱却让你爸爸为你提亲,明知道我爱的是玉玉却要把我们都毁掉,你真是个可怕的女人。”

      明玥剧烈的挣扎,和他也和自己。

      “不,你说的不对,不是的。”

      “明玥,如果你要是敢作敢当掉我也敬你是条汉子。可万万没想到你却耐不住寂寞和……”

      说到这里,他嘎然而止,垂下眼睛敛住了里面刀锋似的杀气。

      明玥的心揪在一起,他根本就恨死她,为什么还要认下孩子?

      她用力抓住了沈良夜的手,“你别这样。良夜你听我说,孩子真不是诚然哥的,我跟他什么都没有。他只是好心送我来医院,啊,疼。”

      明玥的皮肤雪白,沈良夜的手抓下去就是殷红的五个指印。

      她觉得这是一把刀,要切开自己的肚皮。

      冷冷看着她涨红的脸,他不屑的说:“明玥,我再警告你一次,孩子我认下了,你最好别乱说话。”

      明玥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她既悲哀又无力,“那是为了什么?”

      沈良夜看了她一眼,那深寒的目光就像没有星月的天空,让人瘆得慌。

      明玥低下头,不敢看他幽深的黑眸。

      修长好看的大手落在她头上,温柔的摸了摸,“沈太太,别想那么多,嗯?”

      明玥觉得,头上悬着的是一把刀。

      沈良夜发现旁边桌上放着大半碗粥,便端了起来,“以后别让不相干的男人喂你吃饭,老公来。”

      明玥浑身直起鸡皮疙瘩,一个几天前还恨不得掐死自己的人忽然恩爱起来,没有问题才怪。

      她瞪大了眼睛,就好像他伸过来的勺子里盛的是毒药。

      他皱起眉头,“不好喝?那我们就扔了。”

      话刚说完,他连勺子一起通通扔进了旁边的纸篓里。

      明玥啥也不想说,由着他折腾。

      反正她已经给架在了火上,他沈良夜要烤几成熟随便吧。

      他打了个电话,很快就有人送了食物过来。

      打开盖子,里面是热腾腾的番茄鸡蛋疙瘩汤。

      明玥很想说自己来就好,可是接触到他那种要杀人的目光,就败下阵来。

      他干净修长的手指捏着白瓷勺,撮起浅色的薄唇吹了吹,然后温柔的说:“张嘴。”

      这样的温柔,明玥曾经看到他对明玉有过。

      可是轮到自己头上,她却觉得像刀压在头皮上。

      木然的张开嘴巴,不管烫不烫也不管是甜是咸,她都咽了下去。

      “好吃吗?”

      明玥违心的点头,“很好吃,我自己来吧。”

      “不行。”他摇着头,“老公喂你。”

      明玥在心里哀嚎,你还是杀了我吧。

      两个人一个寒着精致的脸,一个瞪着无辜的眼,好容易吃下了一大碗疙瘩汤。

      最后一口吃完,明玥松了口气。

      沈良夜却抽了一张餐巾纸,对明玥说:“过来一点儿。”

      明玥傻乎乎的往前挪了挪,却给他一把按住了头。

      纸巾落在她嘴巴上的时候,她也叫出来,沈良夜笑着说:“擦个嘴而已,你叫什么叫?”

      明玥心里在滴血,她的头发差点给薅下来,沈良夜到底在玩儿什么。

      饭喂完了嘴巴也擦了,明玥提醒沈良夜可以走了。

      却没有想到他往轮椅上一靠,“不用,我在这里陪着你。”

      “不用了,我这里有护工,你的身体吃不消。”

      沈良夜把手机放下,似笑非笑看着她的脸,“是不是我在这里耽误你见魏表哥?”

      明玥忙解释,“我跟他真的没有什么。”

      “好了,我相信就是了,乖。”说着,他拍拍她的手背,还把被子给拉高了一点。

      这一切,都落在不放心明玥去而复返的魏诚然眼里。  明玥看到了他,张了张嘴巴,却没说出话。

      倒是沈良夜热情的打招呼,“诚然你来了,刚才玥玥还在念叨你。”

      魏诚然进退不是,站在门口讪讪的。

      沈良夜把轮椅往外开,“诚然,我还有点事要出去一下,你帮我陪陪玥玥吧。”

      魏诚然只好走进来,给他让开了门。

      沈良夜回头看了他们一眼,饶有深意的笑了笑。

      眼底的寒光也夹在笑意里,分外的刺眼。

      等他走了,明玥才松了一口气。

      魏诚然则皱起眉头,“玥玥,他没难为你吗?”

      明玥摇摇头,“没有,诚然哥,他对我挺好的。”

      “那就好。我看他听说你怀了孩子还是挺高兴的,看来你是多虑了。”

      明玥点点头,既然事情发展到了这一步,她就不打算让魏诚然知道过多内幕。

      魏诚然见她不说话,便继续说道:“本来我还怕他像晏名扬一样误会,但是现在看来我是小人之心了。不过就算他误会我们也不怕我们身正不怕影子斜。就算胎儿也可以做亲子鉴定。”

      明玥并不懂这个,她茫然的问:“真的?”

      “嗯,16到20周之间,可以做羊水穿刺。”

      “你怎么知道?”

      魏诚然眼神一闪,“我刚百度了一下。”

      明玥陷入了沉思,原来不用等生下孩子就可以鉴定,那她是不是可以提早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

      此时,在酒店的豪华套房里,沈良夜正和白景誉晏名扬在一起。

      晏名扬上窜下跳没有一刻安宁,估计是那股子怒火没发泄出来他很不舒服。

      白景誉气的拿抱枕扔他,“你要是精力过剩就撸一发去。”

      晏名扬拿着抱枕坐在沈良夜旁边,“良夜,你给句话,我这就让人把魏诚然的胳膊腿儿卸了。”

      沈良夜抬起眼帘不屑的看他,“你是hēi社会吗?动不动就卸人胳膊腿儿,你可真能呀你。”

      “我这不是给你出气吗?魏诚然这小子从小就喜欢抢你的东西,现在连女人都抢,还他妈的下种了。”

      沈良夜不以为意,“他喜欢拿去就好了,你以为我会在乎?”

      “是,明玥这个贱货无所谓,可关键是给你戴了绿帽子。”

      沈良夜勾唇冷笑,“那就要看看这帽子的价值是多少了,要是合适我也不介意。”

      晏名扬糊涂了,“你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真要认下她肚子里的孩子?我跟你说,这孩子要是你的,我跟她明玥姓。”

      一直沉默的白景誉忽然放下茶杯,“小燕儿,你说的是真的?”

      晏名扬白了他一眼,“去去,喝你的茶去,一个佛系的老年人凑什么热闹。”

      沈良夜修长的手指轻扣着轮椅扶手,笑微微的眸子里透着要人命的算计。

      晏名扬差点给他跪了,“我的祖宗,你倒是给个痛快话儿呀。”

      “名扬,你说要是等几个月就能拿下魏诚然,还能和明玥离婚,我等不等?”

      晏名扬一拍大腿,“还有这样的好事儿?当然等呀。”

      沈良夜一抚掌,“那就这么定了。”

      晏名扬更糊涂了,他这个海城小霸王用下半身的时候比用脑子的时候多。

      白景誉温温的说:“胎儿可以做亲子鉴定,16-20周左右做羊水穿刺。”

      晏名扬终于拨开了迷雾,他差点扑到轮椅上去抱沈良夜,“握草呀,良夜你是准备到时候完爆他们。到时候这对儿狗男女哭都没地儿哭去。”

      沈良夜一派淡然,可心里也有些激动,到时候看他那位亲爱的奶奶还怎么维护魏诚然。

      白景誉却提出了不同的声音,“良夜,你真能确定孩子是魏诚然的吗?”

      “除非是我的,否则任何人的都可以变成魏诚然的。”

      白景誉吸了一口气,“你特么的别让我帮忙,太损了。”

      沈良夜却一点都不担心,“老白,你也多虑了,我看魏诚然巴不得孩子就是他的。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那万一孩子是你的呢?”

      没等沈良夜回答白景誉,晏名扬却像看傻bi一样看着他,“你觉得良夜对着明玥那张歹毒的脸能硬的起来吗?这样的假设不要有。”

      白景誉却不以为然,狭促的目光落在沈良夜身上。

      沈良夜咳咳几声,掩饰刚才脑子里掠过的美景。

      事实上他不但硬的起来,还硬的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