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遇见你我无路可退

  • 第5章 肖玫瑰
      直到出了大楼,呼吸着花园里的清新空气,蓝草都还能感受到哽在喉间的那一股血腥味。

      耳边突然回响起那张副总的话……

      “还能怎么处置?按惯例!”

      按惯例?

      什么叫做按惯例?把快挂的弃之,伤的全部弄死,来个杀人灭口吗?

      意识到自己蹦出的可怕想法,蓝草“啊”的尖叫了一声,然后左右摇晃自己的脑袋,试图摆脱那可怕的画面……

      “小姐,您没事吧?”一个路过的工作人员关切的问。

      蓝草尴尬的笑笑,“我没事。”

      “铃铃铃……”

      手机响起,蓝草以为是殴哲航打来催她到生日派对现场的,然而……

      “小草,你离开俱乐部了吗?”郁姐声音很是急促。

      “还没有,我……”蓝草看了看四周的花园,一时找不到出口哪?

      “小草,你快回片场,肖玫瑰说你弄坏了她的礼服,正在这里大闹呢……”

      不用郁姐说得太过详细,蓝草就已经从话筒里听到那边嘈杂的声音,其中就有肖玫瑰高分贝的怒骂声……

      “马上让蓝草滚回来!哼,竟敢弄坏我的礼服,看她回来我不撕了她!”

      听着那嚣张跋扈的怒骂,蓝草眼神一冷。

      “我说蓝草,你是不是得罪了肖玫瑰?是你刚才给她补的妆,她不满意吗?可明明是她指定你给她补妆的,她若有不满,应该当场跟你说才是,怎么……”

      蓝草冷笑一声,“郁姐,你说对了,这个肖玫瑰就是冲着我来的。”

      说完,她转身奔回大楼。

      “小草,你小心点啊。我听人说,肖玫瑰片场休息的时候,到贵宾楼层勾搭一个大款,没想到被那大款冷落,所以才恼羞成怒的找人撒气,我本不想理她的,奈何整个剧组的人都把她当女神,再说,她指名道姓的要怼你,我也没有办法……”

      “郁姐,你别说了,不关你的事,你等着,我马上就过去。”蓝草咬牙切齿。

      “蓝草,你总说肖玫瑰是冲你来的,为什么呀?”

      “因为,她是肖天明小三的女儿。”蓝草淡淡的吐出这么一句。

      “什么?”郁洁愕然,“小草,肖玫瑰竟然是你……咳咳,那她是你爸亲生的吗,你们是同父异母的姐妹吗……”

      “郁姐,先不说了,我要进电梯了,待会见。”

      等蓝草回到那水晶宫殿般的宴会厅,也就是片场,那里一片死气沉沉,完全看不到刚才衣香鬓影的热闹光景。

      导演喊卡,这些身着华丽晚礼服的群演也就放下演技,一个个流露出疲倦之色等待重拍。

      蓝草冷笑!

      呵,肖玫瑰好大的架子,竟让全场几百号人等着她开工。

      蓝草快步来到化妆间,只见穿着红色礼服的肖玫瑰站在穿衣镜前,气急败坏的破口大骂……

      “郁洁,你知道这件礼服对我来说有多重要吗?”

      “我知道,肖小姐,发生这样的事,我也很抱歉,真对不起了……”郁洁很有耐心的道歉。

      “抱歉有什么用?这件礼服是夜总让米兰著名时装设计师为我量身定做的,你看看,竟然被你的助理弄坏了,这么大一个洞,你说,我的戏还拍得下去吗?”

      “肖小姐,对不起,是我没有叮嘱蓝草呵护这件礼服,真的很对不起……”

      “别跟我说对不起,你那小助理呢?马上让她给我滚出来!”

      肖玫瑰的嚣张,慈眉善目的导演也看不下去了,“肖小姐,我看这样吧,礼服坏了,我们可以换另一套,不会影响拍摄的……”

      “换一套?”肖玫瑰冷哼,“冯导,这套礼服是夜总送我的,我若不在戏里穿,你说他会怎么看我,怎么看我们剧组?他一个不高兴,把资金全撤了,那这戏还能拍得下去吗?”

      “……”导演哑口了。

      谁让这部戏最大的投资方就是帝王集团呢?

      “郁洁,蓝草呢?我不是让你叫她滚进来吗?怎么还没见?”肖玫瑰再次发飙。

      郁洁硬着头皮,“我已经给蓝草电话了,她很快就到。肖小姐,我在这里替蓝草给您赔不是,蓝草还是个未毕业的大学生,她资历浅,不懂事,还请您多担待……”

      “啪!”肖玫瑰狰狞着脸,狠狠扇了郁洁一巴掌。

      郁洁的面颊当即红肿,嘴角流血。

      众人愣住。

      忽然,一道高挑的身影从他们面前掠过,只听得“啪”的一声,肖玫瑰当即被扇飞了出去。

      “天!”

      众人惊呼,一窝蜂涌过去扶起肖玫瑰。

      这个小姑娘真大胆,竟敢打这个当红女神,她这是想上头条,搏上位吗?

      “郁姐,对付这种张口就诬陷别人的女人,你必须用拳头,而不是道歉!”蓝草语气冷冷,抽了纸巾擦拭郁洁嘴角的血丝。

      郁洁看了看被众人围住嘘寒问暖的肖玫瑰,小声说,“蓝草,别跟她怼,礼服如果是你弄破的,就诚心的跟她赔不是……”

      “没有必要!”蓝草淡定的打断她,看着众人大声说,“各位,礼服不是我弄破的,是肖玫瑰自己弄破,然后嫁祸给我的!”

      什么?

      众人哗然。

      肖玫瑰脸色大变,一下冲到蓝草面前扬手就要一巴掌,被蓝草一把捏住了手腕。

      蓝草的力气很大,肖玫瑰无法摆脱,恼羞成怒的大骂,“蓝草,你血口喷人,明明是你在给我化妆的时候,故意勾破我的裙摆的,你看,这么大一个洞,上头还沾有你给我化妆的粉底液呢,不信,你拿你的粉底出来给大家比对一下……”

      蓝草红唇一弯,俯身凑她耳边小声的问,“真要这样吗?你不怕我把你那些精彩的视频曝光,从此毁了你清纯玉女的形象?”

      “……”肖玫瑰脸色一变,竟然哑口无言了。

      蓝草嘴角扯了抹嘲弄的笑,然后甩开她,双手抱胸的打量她身上的礼服。

      嗯,的确是名师设计的款,麻雀穿上了它也都会变成凤凰。只不过,那蕾丝裙摆被勾坏破了大大的一个洞,完全破坏了礼服整体的美,难怪肖玫瑰会如此气急败坏……

      按理说,肖玫瑰不会故意弄破那什么夜总送给她的这么名贵的礼服才是。

      那么,很有可能是她不小心弄破了礼服,干脆就嫁祸给别人。

      这个“别人”,自然是自己这个令她讨厌的同父异母的妹妹了。

      这是肖玫瑰最常用的卑劣招数,她早已见怪不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