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遇见你我无路可退

  • 第30章 殴哲航
      蓝草松了一口气。

      真是的,她竟然会被敲门声吓一跳。

      果然,对待爱情,还是得专一啊,不然自己都会把自己给吓死。

      她把相簿放茶几上,小跑步去开门,“阿航,你回来了?不是说,要在你家住一晚的吗?”

      “嗝……”

      一开门,来人就打了个酒嗝,喷了蓝草一脸的酒气。

      她蹙眉,“阿航,你喝酒了?”

      “嗯?”欧哲航应了一声,却脚步不稳的摇晃了一下。

      “你没事吧?”蓝草使命的扶着他沉重的身子,不让两人都同时摔倒。

      “小草,你爱我吗?”欧哲航一张嘴,就问她这个问题。

      蓝草正努力扶他到沙发上去坐,可没空回答他。

      不料,她的沉默,却被欧哲航当成是否认,顿时变得急躁了起来,

      “小草,你说,你不爱我?”殴哲航急切的问。

      “没有。”蓝草吃力的把她扶到沙发上,按着他坐了下去

      “没有的话,你为什么不回答我?”欧哲航耍赖的抱住她的腰。

      蓝草叹了一口气,“你想多了,我忙着照顾你这个醉鬼,哪有空回答你啊?”

      “醉鬼?”欧哲航甩了甩头,否认说,“我没醉。”

      “好,好,你没醉。”蓝草失笑的,拿掉他脸上的眼镜。

      他一双迷茫的眼瞳,明显就是醉汉的神态嘛。

      当然啦,一般醉鬼,都不会承认自己醉了就是了。

      蓝草好不容易把躁动的家伙按在沙发上,转身就走。

      “你去哪?”欧哲航一把拉住她的手。

      蓝草蹙眉,“我去给你拿条湿毛巾,看你都醉成怎样了?”

      “我说了,我没醉。”欧哲航不耐烦的甩开了她的手。

      蓝草不理他,直接跑进浴室,拧了一条温毛巾出来。

      认识欧哲航这么多年,她还是第一次看到他醉成这样,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难道是因为他回家和父母吵架了?

      拧了毛巾,蓝草走出来,看到欧哲航背靠着沙发,闭着眼睛好像睡了。

      她轻手轻脚过去,用毛巾替他擦拭醉醺醺的脸。

      突然,她的手腕被人一把抓住。

      她愣了一下,对上了欧哲航凌乱的眼睛,“阿航,你怎么了?”

      殴哲航握着她的手,认真的说,“小草,相信我,我会娶你,真心的娶你……”

      蓝草移开目光,“好,我知道了,你醉了,清理一下就回房间睡觉吧,有事我们明天再说。”

      不知道为什么,认识夜殇后,再看欧哲航,她总觉得哪不对劲。

      殴哲航虽然醉了,但他脑子还是有几分清晰的。

      他一眨不眨的眼前的女孩儿。

      蓝草从小就是个公认的美人坯子,

      一张小巧的瓜子脸,搭配上她大眼睛,高鼻梁,怎么看,怎么美。

      这样的她,总让人忍不住想接近她,怜惜她……

      这个女孩子,他喜欢了很多年。

      虽然这两年来,他一直暗示他们的关系可以更加亲密,但在蓝草委婉的拒绝之下,他选择尊重她,愿意等到那一天来临。

      因为他一直认为,她终究会是他的。

      可如今,他们的关系正在发生一些变化……

      今晚,殴哲航被母亲叫回家,跟肖家的人吃了一顿饭。

      母亲有意撮合他跟肖家姐妹中的一个,被他当场拒绝了。

      他以为他的拒绝,肖茉莉会当场大闹脾气,并向长辈揭露他们有过的那些事。

      怎知,她没有,只是表现得很安静,很乖巧。

      当然,这只是肖茉莉擅长伪装术的表象。

      她明明在外面是个无法无天,什么坏事都敢做的小太妹,可在肖天明和熊晶晶夫妇面前,她就是一副天使面孔的乖乖女。

      果然不出所料。

      晚餐结束后,大人们在聊天,他则被肖家姐妹叫到楼上的书房。

      肖玫瑰警告他,让他管好自己的女朋友,别让蓝草抢了她的男朋友。

      他一开始不明白肖玫瑰在说什么。

      后来,他看了肖玫瑰手机里的视频,看到蓝草跟一个英俊的男子在一起的时候,他才五雷轰顶,不敢置信。

      蓝草竟然跟另外一个男人……

      而那个男人竟然就是帝王集团的总裁,夜殇。

      肖玫瑰言辞凿凿的说,蓝草跟夜殇曾经在一起一个晚上,也就是说,他们早就……

      难怪,在c大校园里,夜殇会让阿肆请蓝草上车。

      他问蓝草是否认识夜殇,她当场就果断的说不认识。

      哼,他真笨,当时怎么就没有察觉蓝草跟夜殇之间的不对劲呢。

      “阿航,你没事吧?”看到殴哲航突然安静下来,蓝草忙推了推他。

      殴哲航摇头,“我没事,我,我要回房间了……”

      突然,他停顿下来,低头盯着她的手,一眨不眨的。

      蓝草纳闷,随着他视线看去,顿时倒抽了一口气。

      原来,他看的是自己无名指上的粉色钻戒。

      “这个戒指哪来的?”殴哲航抓着她的手,脸色阴阴的问。

      蓝草手腕被他捏得生疼,咬着唇说,“如果我说,这是我偷戴别人的东西,你会信吗?”

      “偷戴?”殴哲航皱着眉头。

      “是啊,我不是跟着郁姐学化妆造型吗?这是一个客户暂时放在我这里的,我一时好奇,就试着戴在了自己的手上……”

      “是吗?”殴哲航明显不相信。

      “信不信由你。”因为这只戒指迟迟脱不下来,蓝草也有些烦躁了,一把推开殴哲航,起身就走。

      “蓝草,你跟夜总认识吗?”欧哲航突然问。

      蓝草停下脚步,缓缓的回头看他,“为什么又问这个?我不是告诉过你了吗?我不认识你们的夜总。”

      “可是……”殴哲航想问她抢了肖玫瑰的男朋友又是怎么一回事。

      可转而一想,还是决定不问了。

      毕竟肖玫瑰说的所谓的男朋友是夜殇,他公司的老总。

      好吧,蓝草跟夜殇有没有关系,他会私下去调查的。

      如果现在明着跟蓝草挑明了,谁知道接下来又会发生什么事呢?

      他舍不得蓝草,同时也舍不得离开帝王集团这家大公司……

      “阿航,很晚了,你早点休息,我回房去了。”蓝草趁殴哲航发愣的当头,匆忙回了自己的房间。

      殴哲航瞪着被她甩上的门,只觉得一阵烦躁,抓起茶几上的相簿砸了过去……

      房间里,蓝草背靠着门板,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抬手看着那只怎么也取不下的戒指,她咬了咬牙,决定明天找人也好,自己想办法也罢,总之,无论如何也要把这只戒指摘掉。

      第二天是周末,蓝草不用上课,可还是像平常一样醒来,打算给殴哲航做一顿丰盛的早餐。

      然而,等她做好早餐去敲他的门时,却发现房门上贴了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

      小草,我今天加班,就不能陪你过周末了。不好意思,昨晚我喝醉了,若对你说了什么不好听的,或者做了什么让你不舒服的事,请不要放在心上,爱你的哲航。

      蓝草闭眼吁了一口气。

      殴哲航就是这样的人,个性温文尔雅,知错就改。

      这就是为什么,她会为有这样一位善解人意的男友而感到骄傲的缘故。

      “铃铃铃。”

      包包里的手机响起。

      蓝草掏出来一看,顿时皱了眉头。

      这根本就不是她的手机嘛。

      她的国产货,怎么就变成了苹果最新款,而且是上次她不要的,砸还给夜殇的那一部呢?

      蓝草头痛的揉了揉眉心,还是接起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