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遇见你我无路可退

  • 第58章 好,我不碰你
      “感觉如何?”夜殇的大掌抚上她饱满的额头试探温度。

      “你,别碰我……”蓝草虚弱的伸手要拍开他假惺惺的大手。

      怎知,她的反抗,总是被人轻而易举的反制抓住了手腕。

      “呵呵。”夜殇轻笑着在床沿坐了下来。

      他的体重,使得床垫瞬间凹了下去,身材轻盈的蓝草避免不了的向他方向滑去。

      夜殇顺势搂她在怀抱里,拍拍她脑袋,“别闹了,都病成这样了,就该有个病人的样子。”

      “该死,放开我!别碰我!你没听见吗?”蓝草很没好气的推拒他胸膛。

      “啧啧,一觉醒来,你就只会嚷嚷‘别碰我,放开我’这种矫情的话吗?”夜殇失笑问。

      蓝草倔强的咬着唇,并不认为自己这样是矫情。

      这厮做事一向霸道,在他无理之下,难道还不允许她反抗吗?

      想着,她忿忿不平,“哼,我病成这个样子,还不是你害的,昨晚下那么大雨,你非要拖我到阳台淋雨……”

      说到这里,她突然想起了什么,猛地抓住他手臂,“喂,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昨晚后来怎样了?你把封秦怎样了?”

      “你说呢?”夜殇轻声问。

      “我怎么知道?咳咳……”

      急怒攻心之下,就是一连串不适的咳嗽。

      “来,喝口水,然后吃点感冒药。”夜殇从床头柜上拿来一杯水放她嘴边。

      “咳咳……”蓝草实在是难受,就着他的手喝了大半杯水。

      夜殇拂开她额上的发,粗糙的大掌抚触她因发烧而通红的脸蛋,轻问,“好些了吗?”

      “嗯。”蓝草下意识点头。

      一杯温水落肚,确好很多了。

      而且,他手掌冰凉凉的,贴着她因为发烧而滚烫的面颊,让她有种说不出的舒服,甚至想更靠近他的手……

      猛地,蓝草对上他揶揄的目光,顿时懊恼的推开他,“别碰……”

      “好,我不碰你。”夜殇打断她的话,像哄小孩似的,“我听你的,不碰你,那你是不是应该乖乖的把药吃了啊?”

      “不吃!”蓝草赌气的拍开他的手。

      顿时,他手心里的药丸,一下被她拍飞。

      夜殇眯起眼。

      蓝草以为他会原形毕露发脾气,却不料,他只是轻轻叹息。

      “好吧,你不吃药可以,但我会担心你等下没有力气替你的封秦求情……”

      “什么意思?”蓝草从他怀里坐起身。

      她动作太过用力,一下就将夜殇撞倒在床上,她人也跟着趴在了他的胸膛上。

      “怎么?”夜殇挑了挑眉,“你不要吃药,是想把我给吃了吗?”

      蓝草红着脸,手忙脚乱的从他身上爬起来,厌恶道,“谁要吃你!送我都不要!”

      “是吗?”夜殇似笑非笑,“希望你说这句话,以后不要后悔。”

      “鬼才会为了你后悔!”蓝草执拗的回呛。

      却不知,在不久的将来,她决定想要他,却不得门而入!

      当然,那是后话了。

      对她的反呛,夜殇只是当她是幼稚小孩一样嘴角噙着包容的笑意。

      蓝草被他张狂的笑弄得心慌。

      她赶紧用被子裹住自己,快步滚下床,跑到离床还有一大段距离的沙发上。

      孤男寡女的在一个房间内,确实需要保持距离。

      远离了危险人物,蓝草找回了自信,冷冷的问,“说,你到底把封秦怎样了?”

      夜殇不赞同的摇摇手指,“你应该问,他到底把我怎样了,别忘记了,当时他手里可握着致命的武器,枪!”

      闻言,蓝草的表情一僵。

      是哦,封秦是警察,他有枪!

      要是两个男人打起来的话,没有枪的一方肯定吃亏。

      想到这里,她忐忑的往床上的某人瞟去,嗫嚅声问,“那个,你没事吧?”

      夜殇微微一笑,“终于等到你对我的关切了,谢谢你了,我没事。”

      他声音很柔,很轻,让蓝草有种被呵护的感觉。

      她尴尬的移开视线,“呃,那个,你没事就好。”

      忽然,她想到了一个关键的问题。

      若两个男人打起来,肯定是有枪的一方赢了,那她为什么还出现在这里?

      按游戏规则,只有赢者,才有资格带走她,不是吗?

      还有,她记得,她是被夜殇用手刀一掌劈晕的,这说明,这家伙就算没有武器在手,手脚功夫也是一流。

      当初,她可是亲眼看到他把几个手持长刀的男人撂倒的。

      难保,封秦不会被他撂倒。

      “想什么呢?”夜殇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她身边,弯腰抬起她下巴,“嗯?是不是担心你的封秦被我打了?”

      “是!”蓝草毫不畏惧的迎上他的目光,“诚如你所言,你把封秦怎样了?”

      “不怎样,只不过他的武器,轻而易举的变成了我的武器罢了。”夜殇说着,起身走到桌前,拿起放在上面的枪往空中一抛,然后精准的接住。

      蓝草瞳孔一缩,“那枪,是封秦的,你怎么可以抢走他的枪?你这样做,会害他受处分的!”

      封秦刚恢复工作,再出了丢枪这事,那可不是降职到派出所那么简单了。

      他是那么热爱刑警的工作,要是因此被处分,那他……

      “何止是受处分?”夜殇轻笑,“草草,你是学法律的,应该清楚这件事的严重性。”

      “是的!我很清楚一个抢夺警察枪支的歹徒触犯了哪一条法律,会面临怎样的刑法。所以,夜总,我劝你还是及早主动投案,把抢来的枪支上缴有关单位吧。”蓝草神色从容的说道。

      夜殇挑了挑眉,“枪支怎么到我手里的,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另外,你应该了解,非警务活动严谨携带、使用枪支,然而,封秦违反规定不说,还用枪打伤了无辜的人,事后还把伤人的事嫁祸给我,你说,他这种行为,会被判几年?”

      “什么?”蓝草激动的抓住他的手,“你说清楚一点,封秦打伤了谁?是你吗?”

      “呵,你这是在关心我吗?”

      “少废话,我在问你,封秦打伤了谁?”蓝草不耐烦的怒吼。

      当看到眼前男人一副似笑非笑,明显在捉弄她的表情时,她咬了咬牙,“算了,既然你不想说,我去找封秦问清楚!”

      说完,她跳下沙发朝门口走去。

      走了几步,她才意识到自己只穿了一件薄薄的丝质睡裙,于是恼怒的返回去寻找自己的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