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遇见你我无路可退

  • 第62章 玩大了
      就在封秦被撞得昏昏沉沉的当头,他模模糊糊的看到夜殇抱着蓝草走到门口。

      眼看他们就要离去,封秦颤抖的举起枪,瞄准夜殇的背部毫不犹豫的扣下了扳机……

      轰隆!

      震耳的雷声掩盖了“砰”的枪声。

      封秦开枪了,但并没有打中夜殇,而是打中了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女子。

      模糊的视线里,他隐约看到女子捂住的胸口,血一下喷涌了出来。

      他这才发觉自己误伤了人。

      想上前去查看,这时突然冲过来一个高瘦的男子,揪着他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男子很愤怒,显然是要为那个中弹的女人复仇,招招凶狠,完全把他往死里打。

      他的左腿和右手,就是被那个男子折断的……

      听到这里,蓝草很是震惊。

      尽管这已经是事实,但她还是不敢置信,“封秦,你真的开枪了?朝抱着我的夜殇开枪?”

      他怎么这么冲动?

      就不怕有个万一,子弹没有打中夜殇,反而打中了夜殇怀里的自己呢?

      还有,蓝草估计,在阿九受伤后,那个突然冲出来的男子就是阿肆。

      封秦用没有受伤的左手扒梳着头发,懊恼的说,“没错,我开枪了,当时我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竟然没有考虑到一旦我开枪,就有可能误伤被夜殇抱着的你……”

      “小草,对不起,我一定是疯了才开枪,我……我真的没有资格当警察,真的没有!”

      封秦一拳狠狠的打向墙壁,然后抓起话筒就要拨打电话。

      “封秦,不要冲动。”蓝草按下座机的挂断键,不让电话接通。

      “别拦我,这事一定要报警,该受怎样的处罚,该承担怎样的责任,我毫无怨言!”

      “可是,你想过没有,一旦你报警,你的前途就完了……”

      “别跟我说什么前途,我要是真的去求夜殇放我一码,那我的前途才真的是没有了!”

      封秦跟蓝草争执不下,一个执着的要拨打110,一个拼命的按住挂断键,不让报警……

      “封秦,你真的要这样吗?你想过没有,这件事一旦闹大,你父母会怎样?他们可是望子成龙,见人就说他们有个当警察的儿子,而我舅妈,你姐姐生前也一直盼望你能当上警察,你现在却自甘堕落,对得起他们吗?”

      蓝草板着脸,冲封秦劈头盖脸的一阵咆哮。

      声音之大,让坐在监控室里的夜殇,眉头皱了皱。

      这女人!

      还真懂得怎么教人励志啊。

      可惜,她教的对象弄错了,方式也不见得正义。

      “夜总,就该让这个家伙付出应有的代价!”夜肆盯着屏幕上的封秦,冷冷的说道。

      哼,这小子活得不耐烦了!

      竟然敢朝主子开枪。

      竟然敢打伤阿九?

      想起阿九躺在病房里脸色苍白的样子,阿肆就恨不得打爆封秦的头。

      看着屏幕里那个被蓝草一番话说服,放弃了报警的男子,夜殇嘴角扯出一抹嘲弄的笑意。

      他还以为这个家伙是个守纪律,坚定信念的正人君子。

      可没想到,这小子最后还是屈服于现实,屈服于未来辉煌的警界前途……

      “夜总,封秦像是接受了蓝小姐的建议,选择放弃报警,想和我们私了,我认为,阿九伤得那么重,不能轻易的放过他!”

      阿肆一脸愤慨。

      夜殇抬头看他,淡淡的,“这件事未来的走向如何,我有我的剧本,你无需过度关心。”

      “可是,那家伙朝您开枪,这事要是传出去,会让别有用心的人渲染,说您麻痹大意,为了一个女人,差点命丧一个普通警察的手……”

      “嗯?”夜殇凌厉的眼神一扫,“阿肆,我的决定,你有意见?”

      阿肆收到他警告的目光,赶紧收敛眼里的愤怒,说,“不敢!”

      “既然不敢,就不要说这些无谓的,一切按照我的剧本执行,还有,没有我的命令,你们谁也不准去找封秦麻烦。”

      “是……”阿肆敛眉道。

      “走吧。”夜殇起身离开监控室。

      走之前,阿肆看了眼屏幕上那个一脸沮丧和不甘情绪交错的男子,以及那个松了一口气的女子。

      他暗自想。

      主子所谓的剧本,应该是要借助这件事,让这个女人完全屈服于他吧。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主子就玩大了。

      真的玩大了!

      一整天,蓝草都在封秦的病房里照顾他。

      没办法,既然这件事要保密,就不可以告诉他的家人和同事。

      所以照顾他的工作,她自然就要扛起来了。

      谁让这件事因她而起呢?

      要不是她,封秦也不会跟夜殇对上……

      算了,现在说什么都是枉然。

      “封秦,我给你请了个看护,是一位慈祥的大爷,他晚上会留在医院看护你。”

      “你要走了?”封秦放下吃了一半的晚饭,抬头看着她。

      蓝草点头。

      “你要回哪去?我的公寓,还是夜殇的别墅?”封秦面无表情的问。

      “……”蓝草头皮发怵。

      要怎么告诉他,她回夜殇的别墅,是为了“偷枪”呢?

      见她沉默,封秦眼眸里闪过一丝黯然。

      “小草,虽然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有找到证据证明那天晚上侵犯你的人就是夜殇,但从我的直觉告诉我,那个人就是夜殇!”

      蓝草的心咯噔一跳。

      就连封秦都有这样的直觉,那有类似的直觉的自己,就更没有理由忽略这个可能性了。

      不行!

      她一定得想办法让夜殇说真话,问清楚那天晚上的人到底是不是他?

      “还有,小草,你千万不要为了我独自跟夜殇谈私了,这是我和他的事,要谈也是我和他谈,你不要插手!”

      封秦沉声提醒道。

      对此,蓝草只是微微一笑,并不表态。

      很明显,夜殇做这么多,就是冲自己来的。

      所以,她是傻了,才会让封秦和夜殇再次见面!

      看到蓝草回来,方姨很高兴。

      “蓝小姐,吃过晚饭了吗?喜欢吃什么,告诉我,我给您做。”

      “谢谢,我吃过了。”蓝草心不在焉的回应。

      她看了看偌大的房子,问,“夜殇在吗?”

      “夜先生上午出去还没有回来呢……”

      “噢,那我上楼了,我有个东西落在房间里,我上去取一下。”蓝草找了个借口,就往楼上去。

      循着记忆,她找到了昨晚待过的房间,然后开始四处翻找。

      枪呢?

      夜殇把封秦的枪放哪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