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遇见你我无路可退

  • 第2887章 像足了她
      欧阳清风说起当年的秘密,表情很淡然,甚至有些漠然,好像说的不是她自己的事,而是别人的事似的。

      她所说的肚子里的孩子指的就是谁,黑羽飞很清楚,可他还是面无表情的确认,“你所说的你肚子里的孩子是谁?”

      欧阳清风没有想到他会这么问,她淡然的表情终于有了一丝愧疚,“是你,当年我不惜跟白珍珠做交易也要保住的那个孩子就是你,羽飞,你要理解我,如果当年我不这样做的话,黑家是绝对不可能让我把你生下来的……”

      “所以你就毁了凤女?”黑羽飞嘲弄的看着她,“当年你的本事还真大,竟然能毁掉一个在凤凰岛上备尊为女神的女子,呵呵。”

      闻言,欧阳清风脸色一沉,“羽飞,你可以不理解我,但请不要嘲笑我,我当年那么做都是为了保护你……”

      “够了!”黑羽飞大声呵斥,“从这一刻开始,我不想听到你解释你当年做的那些龌龊事都是为了我,你还是说清楚你和白珍珠的交易到底都做了些什么,你做的那些事会不会成为我跟夜殇竞争的阻碍,甚至是让我成为夜殇的敌人,我感兴趣的只有这些。”

      “羽飞,你不用担心夜殇会对你怎样?当年我做的那些事甚至连白珍珠都不清楚,你知道我这个人做事非常谨慎,是绝对不会留下对自己不利的痕迹的,所以你尽管理直气壮的去跟夜殇较量,当年白珍珠就答应过我,不会让黑家的人伤害你的,这一点,我信她可以做到!”

      “你信她?”黑羽飞嗤笑,“我是不是要谢谢你这么信任辛辛苦苦把我抚养成人的的母亲白珍珠呢?”

      “羽飞,你……咳咳咳……”欧阳清风被亲生儿子的话伤到了,虚弱的咳嗽了起来。

      在她看来,黑羽飞虽然性格阴郁了一些,但他心里其实是很温暖的,是一个能分辨对错的孩子,可没有想到,黑羽飞至今仍不能理解自己这个生母。

      这么多年来,虽然她没有亲手抚养黑羽飞长大成人,但她一直都有在暗中注视着他的成长,她对他投入的情感是白珍珠所不能企及的。

      何况白珍珠只是因为她的交易,才同意把黑羽飞当她和黑麒麟亲生的儿子对待,白珍珠本来就必须这么做,如若不然,在暗中看着这一切的她是绝对不允许,绝对会去找白珍珠算账的。

      看着欧阳清风虚弱咳嗽的样子,黑羽飞终于站起身走到她面前,轻轻的问了一句,“你还好吧?”

      欧阳清风虚弱一笑,“我不好,再给我倒一杯水。”

      黑羽飞没有拒绝,默默的倒了一杯温水给她,并且看着她喝下去,还伸手去接过了杯子放在床头柜上。

      完毕之后,他淡淡的看着她,“好吧,今天就先到这里,我给你时间整理这些年你做过的事,我希望下次来找你的时候,能听到我想知道的。”

      欧阳清风抬头看他,见他那双漂亮的眼睛里已经没有了刚才嘲弄她的眼神,有的只是淡然,这份淡然的气质竟跟她自己一模一样,不愧是她十月怀胎生下的孩子,像足了她。

      也就是黑羽飞这份像极了她的气质,让她这么些年来一直感到很欣慰。

      不管他由谁来抚养,他都是她欧阳清风亲生的儿子。

      想到这里,欧阳清风微笑的看着他,“好,我知道了,我会好好整理的,下次你来看我,我会把所有的事都让你知道,对你,我不会再有任何秘密。”

      “那就好。”黑羽飞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转身就要离开。

      “羽飞,你等等。”欧阳清风喊住他。

      黑羽飞回头看向她,“你还想说什么?”

      “你知道凤女还活着之后,你想怎么做?还有,我估计夜殇已经知道凤女藏在白珍珠的别墅里,并且已经找到人,并把人带走了,这样的局面对你和白珍珠都很不利,你打算怎么做?还是继续跟白珍珠一起联手对付夜殇吗?”欧阳清风直接问道。

      闻言,黑羽飞讥诮的一笑,反问她,“除了这样,我还能有其他的选择吗?”

      欧阳清风过意忽略他眼眸里的讥诮,凝重的提醒,“虽然说黑家和白家联手可以对付夜殇,但金浪也在引导金家跟夜殇联手,金浪和夜殇的关系你也知道的,你确定你能对付得了他们?”

      黑羽飞挑眉,“你这是不相信我的能力在夜殇之上?”

      “你是我的孩子,我当然相信你,但是……”

      “没有但是。”黑羽飞沉声打断她,随后他信心满满的说,“你看着好了,不出一个月,我一定会让夜殇带着他的人,带着他那个金家私生子朋友灰溜溜滚出凤凰岛。”

      说完,就拉开房门,大步离开。

      看着房门被轻轻带上,欧阳清风轻叹了一口气。

      这孩子的个性真跟自己一样,都是那么要强,而且从他轻手关门这个细节,又说明了他内心还是很温暖的。

      这样就够了。

      接下来,是她这个母亲出手的时候了……

      欧阳清风拿起手机,拨打塞恩斯的手机,发现对方仍然不在服务区的状态。

      对于塞恩斯,她真的疏忽了。

      因为自己手术的事,让她掉以轻心,以至于没有及时发现塞恩斯主动要求给蓝草治疗这件事疑点重重。

      很显然,塞恩斯一早就知道黑羽飞带回来的女子是蓝草的替身,可他在她手术醒来后,依然没有向自己坦白,不仅如此,他还表示对自己有多么的忠诚云云……

      哼,现在看来,塞恩斯说的话也不完全可信。

      他现在应该在夜殇的安排下找到了凤女,所以很忙,忙得连手机都不开了吧?

      没错,此时的塞恩斯很忙,整个文翰诊所表面上看来跟以往并没有什么不同,还是那么的安静,然而在诊所大楼里的某间私密实验室里,却极为忙碌。

      身穿防护服的夜殇一直在观察室里,透过观摩隔离窗口,全程观摩实验室里塞恩斯和葛柒,伯恩他们开展对凤女的救治。

      从昨晚他们把凤女转移到这里之后,就一直忙碌到现在,夜殇至今仍未掌握凤女的健康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