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午夜手札

  • 第三百一十九章 决战(二)
      初凡走到火光照亮处的一个巨石边,抬手扶住身子,朝众人环视了一眼过后,朝舒展说道:“不用怕!这就是你的本事!”

      “本事?”舒展闻言一惊,满是不解的看向初凡。初凡笑了笑,想要张口继续说下去,但还未等初凡说出口,远处的青依便一声怒喝,将初凡制止了下来,“够了!”

      众人闻言过后,一齐转头朝青依看去,当舒展的目光与刑天相对而视之时,刑天忽然躲开了舒展的目光,随即在黑暗的上空化作一道红光朝山洞深处飞去。

      青依没有去追赶,而是确定了刑天已走远过后,才从半空中落到了众人身边。

      舒展看了看欲言又止的初凡,张口问道:“你知道这究竟是为何?”

      “知道!”青依打断了舒展的话,抢着说道。

      听到青依这么一说,舒展和少阳两人登时一惊,只见青依接着说道:“放心吧!这不算什么大事,无非也就是神族的血而已。换做我和初凡,也都是一样的。”

      “嗯?”舒展显然对青依的解释有些怀疑,随即便微微转头看向了自己身旁的少阳,而少阳却也是满满的不解,舒展知道看这样子,估计在少阳那里好像也找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你怎么样?”青依转头朝初凡问了一句,而初凡掸了掸身上的灰尘过后,扭动了一下自己的四肢,随即露出了一丝痛苦的表情,“看样子,应该是没什么大碍,无非都是些简单的皮外伤而已。”说完,初凡抬头看了看头顶刚才刑天离去的方向,朝青依接着说道:“现在该怎么办?看来这幽冥山的下面未必就像我们所想象的那么简单。若是继续往深处走的话,怕是还有诸多我们想象不到的情况。”

      “什么意思?难道你是要回去?”青依打断了初凡的话,转头朝初凡看去。

      被青依这么一问,初凡先的语塞了一会儿,随后急忙解释道:“我倒不是这个意思,而是不如趁现在先回去再准备一下,不然再遇到什么情况,怕是还会像现在这样一般束手无限。”

      闻言过后,青依冷哼一声,环视众人一眼,好似在征求着舒展和少阳两人的建议,而舒展和少阳两人一脸茫然的看向青依,皆一时没了主意,只听青依说道:“依照现在的情况,刑天和雨师都在这里,而且刚刚从刑天的口中得知,他现在已经完全和九黎人站成一个阵营。从这么情况而言,九黎人越是不想让我们进入到地底,那便说明这下面定是藏匿着九黎人见不得人的事物。如此一说,若是我们现在调头离开的话,怕是那些九黎人定会趁机转移,到时咱们岂不是前功尽弃。我倒是感觉,他们越是这样,咱们就更应该长驱直入。若说有危险,那倒是一定,毕竟这下面埋葬着蚩尤,看来这里面的情况肯定和蚩尤有关。”说完,青依朝初凡和舒展两人看了一眼,接着说道:“我们用了这么长时间,费了这么多精力,为的不就是将蚩尤继续封印在这里吗?这岂不是证明,我们正好找准了时机。”

      舒展闻言心中陷入沉思,感觉青依所说之言倒的确很有道理,刑天藏匿在幽冥山下,在此之前舒展可真是未曾想到,再加上刚才刑天出现的时候,舒展从少阳、青依和初凡三人的表情上来看,估计这三人也未曾想到刑天会出现在这里。如此一来,这幽冥山下好像真的如青依所说,的确藏匿着某些秘密。若是让九黎人趁机溜之大吉,怕是这一趟也算是白来了。

      “继续赶路吧!”舒展朝众人说道。说完之后,舒展还不忘环视众人一眼,只见青依的脸上露出些许微笑,看来舒展的想法让青依很是安慰。而另一边的初凡也没有显露出任何失望的神色,看样子应该也是感觉青依的想法有着几分道理的缘故。

      这幽冥山的地底甚是宽阔,虽然火把很亮,但在这空旷且黑暗的环境当中,众人却照不到这个空间的墙壁,这里好似无边无际一般,不禁令人生出细思极恐的感觉。原本在经过一番缠斗过后,众人应该在这里迷失了方向,但不幸中的万幸,众人还记得刑天离开的方向,想来那里面就应该是前往幽冥山地底深处的道路。

      未加多想,舒展四人再次启程,而这一次脚下的道路却与之前产生了明显的变化。在来的时候,虽说也是在幽冥山地底深处,但道路还算是平坦,不禁舒展等人联想到这可能是经过那些九黎人的修整和处理。但越往深处走,道路便越加崎岖,时不时还能冒出三三两两的石块,害得不得不放满了速度,将注意力集中于地面上。

      “我怎么感觉这里的温度有些变高了呢?”少阳一边看着地面,一边随口说道。

      听到少阳这么一说,走在前面的青依忽然停下了脚步,转头朝少阳说道:“奇怪了,我也感觉到了。我还以为走着走着身体开始发热了呢!”说完之后,青依环视舒展和初凡一眼,却惊讶的发现舒展和初凡也有着同样的感觉。

      “难道是要到达地底的最深处了吗?再或者是这附近有地下温泉?”舒展朝少阳问道。

      闻言后,少阳急忙对众人摇了摇头。

      “算了吧!这幽冥山下面甚是神秘,想来阴间冥界的人也从来没有来过这里。估计冥王连做梦都想不到,刑天和那些九黎人尽然会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这里。”青依说道。

      “难道这里面还存在着一个通往阳间的通道?”初凡插嘴说道。

      “那是一定的了。若非如此,那些九黎人和刑天岂还会光明正大的从鬼门关和酆都城里面走过来?”青依笑着说道,说话的同时还不忘看向少阳一眼。

      而少阳被青依这么一看,连忙朝青依埋怨道:“可别这么说。搞得像是阴间冥界和那些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有勾结一样。”

      “若是这么一说,这阴间比九黎人也好不到哪去。”舒展突然打断了少阳的话。而少阳闻言一惊,随即满是疑惑的看向了舒展,“你这是什么意思?”

      插一句, \!

      “这些九黎人做事残忍,但阴间冥界与其也是相差无几。”舒展淡淡的说了一句,随即转头看向了一旁的少阳,“当初我在往生宫里面,走进过一间装满心脏的房间。”

      “什么?”听闻此言,少阳的整个人随即楞在了那里。甚至就连走在前面的青依和初凡两人在听到舒展的话后,也为时一惊。

      “你进过那种地方?而且还是冥王领你进去的?”青依皱着眉头,转身朝舒展在问了过来。

      舒展对着青依点了点头,向其反问道:“听你这么一说。看来你应该也是知道这个地方?若是知道这个地方的话,估计你也能知道那个房间里面储存的心脏,到底都是做什么用的吧?”说完,舒展便再一次转头看向了少阳,而此时的少阳立刻变得面色铁青一片,额头上流下道道汗珠,整个人都楞在了那里。

      青依站在原地打量了舒展一眼,沉声说道:“这种事情,我自然是了解的。但我还真就没有想到,冥王尽然会将这种秘密告知于你,而且还会领你进入到那种极其保密的地方。看来冥王还真的是对你委以重任呐!”

      “我怎么感觉你这话里带着酸醋味?”舒展朝青依埋怨了一句过后,众人便接着朝前方黑暗深处走出。

      “没想到因为我的事情,把你也给连累进来了。原本这件事情当中本与你无关。”舒展走在少阳身边,对其感谢道。

      闻言后,少阳微微一笑,向舒展回道:“其实这件事情你也不必感谢我。我也有我自己的目的,无非都是各取所需而已。”

      听到少阳这么一说,舒展便饶有兴趣的向少阳追问道:“各取所需?”

      正当舒展说完,前面便出来了青依的一声冷笑,“不会是你和冥王做了什么交易吧?”

      被青依这么一问,少阳脸色一沉,随即便没了声音。舒展偷偷看了看少阳,没想到少阳的事情还真就被青依说中,但少阳沉默不语,想必也是不想再说下去,舒展也就不便在开口追问。

      过了半晌,众人已经在不知不觉之中走了很远,但周围依然还是像刚才那般黑暗,伸手不见五指,唯一的变化那便是不知为何,周围的温度尽然渐渐升高,甚至让众人有着一种汗流浃背的感觉,也不知这种感觉到底是因为赶路的原因,还是温度过热的原因。

      “你们...你们有没有感觉到什么?”青依站在前方,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回头朝众人问道。

      “感觉到什么?什么情况?”舒展直接朝青依反问道。

      “我好像也感觉到了。好像是一种压制感!好像咱们这些人一路走过来,一直有人在盯着我们一样?”初凡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