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生死界碑

  • 第一百零九章 死得蹊跷
      冬明瘫坐在地上,手里还捏着刚从冰箱里翻出来的纱布。

      而老刘,正蜷缩着靠在墙边,头抵在地上,不动弹了。

      “老刘!”范文睿大叫着冲了过去,其他人紧随其后。

      思曼短促地尖叫了一声,却被眼镜飞速捂住了嘴巴。

      “老刘这是怎么了?”范文睿单膝跪到老刘身边,扶起他的肩膀,问向冬明。

      “我……我就在这儿坐着,老刘刚找到纱布准备给我包扎,他就……他就忽然开始流血了。”

      流血?!

      范文睿轻晃起老刘,“老刘!老刘……”

      在外力的作用下,老刘的身体一歪,软趴趴地,直接躺到了地面上。

      看到了,血。

      艾萝刺耳的尖叫又从小澜耳边响起。

      老刘双目圆瞪,嘴巴微张,眼角、嘴角、鼻中都流出了猩红鲜血,眼底还残留着深深的难以置信。

      范文睿伸出手指探了探老刘的鼻息,也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他……他死了……”

      “怎……”小澜的话还没问出来,就被艾萝一把抱紧,勒得半个字也吐不出来了。

      “怎么会这样?”还好梅姐说出了小澜的台词,她几步跨到老刘的尸体边上,又是试探脉搏又是确认呼吸,一脸冷峻地抬起头,“真的死了,这……这不可能啊。”

      众人看向面色通红的冬明。

      “我什么都没做!”冬明倒退了一步,“我发誓!我……我真的看到老刘就突然……我什么都不知道!……”

      “别急,冬明,我们不是怀疑你,”范文睿站起了身,“你和我们详细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出事的时候你们在说什么?要详细。”

      冬明咽了口吐沫,又把眼眶里的泪水压了回去,哆嗦着道,“我就坐在那里,就是这张椅子上,然后老刘……老刘把纱布交给我,正准备坐在我对面帮我包扎,结果就忽然抓着脖子瞪大了眼睛,开始流血了……我吓坏了,赶紧站起来,他看上去很疼,靠在墙边,没一会儿,就这么跪着不动了,我真的不知道……”

      看冬明这副样子,倒不像是说谎,而且如果真是他动的手,未免也太明显了。

      “会是中毒吗?”小澜拼命挣脱开艾萝的胳膊。

      范文睿摇了摇低垂的头,“我们中间也没有医生,没法确定他是怎么死的,而且我们吃的东西都一样,没道理会发生这种事。”

      “现在我们已经死了两个人了,这肯定不是巧合吧,”梅姐声音低沉,“首先我们要考虑一下,老刘的死是他杀还是意外,如果是他杀,那杀老刘的人和杀死苏姑娘的人,会不会是同一个人,他的目的是……你在笑什么?”

      众人追随着梅姐的眼神看过去,是嗤笑着站在厨房门口的封景。

      “没什么,没什么,”封景随意地摆了两下手,脸上挂着的依旧是不屑的邪笑,“我没笑那死人,我笑的是你。”

      “笑我什么?”梅姐的眼神明显黑沉下来。

      “我笑你,笑你们摇来晃去地,真把自己当个东西了,”封景说着,转回身往客厅里走,“别着急显摆了,连别人的伪装都看不透,你们就祈祷祈祷能多活几晚吧。”

      “他在胡言乱语什么呢。”艾萝嘟囔着。

      小澜悄悄瞟了一眼眼镜和思曼的反应,果然,听完这番话,二人紧紧攥在一起的手都有些打颤。

      这俩人,有些问题啊。

      把老刘的尸体安顿到停尸间中去后,大家都冷静多了,范文睿帮冬明包扎了伤口,几人坐定,开始复盘。

      “如果冬明说的是实话……冬明你别介意,我们是在假设……冬明没撒谎的话,老刘要么死于意外,要么死于某种可以远程操控的谋杀,这大家没意见吧?”范文睿问道。

      梅姐点点头,“七窍流血一般是哪种死亡方法的症状?”

      没学过医学的大家沉默了一会儿。

      “就……就是中毒吧。”眼镜说道。

      “那毒是下在哪里的呢?”小澜蹙眉问道。

      “他碰过什么吗?”艾萝抬头看向冰箱,“会在冰箱里吗?”

      梅姐抬起手,“应该不会,老刘出事以后我检查过冰箱,没什么异物,而且我也没中毒。”

      头是真的铁。

      小澜在心里悄悄递去一枚respect,表面上一本正经地点点头。

      “那远程操控谋杀……要怎么实现?”冬明恢复了些理智,张口问道。

      众人只能颓丧地摇头。

      现在的线索还是太少了。

      众人聊着聊着,一直在客厅里看电视的封景忽然从梅姐身后出现,他简单瞥了他们一眼,径直走向冰箱,拉开冰箱门,拿出一盒便当。

      封景没说别的,拿了便当后,就转身走回了客厅。

      “他发什么神经……诶,天又黑了?”艾萝惊诧地望着窗外不知何时暗下来的天幕。

      小澜连忙扭头看向窗外。

      果然,窗外的黄昏都已经过去,夜色四合,白天的一切重又笼进黑夜。

      “这才几点……”范文睿低头看看自己的手表,“嗯?居然九点钟了。”

      和昨天出现便当的时间一样。

      可是,明明只感觉才过了几个小时而已。

      吃完了便当,就快十一点钟了,众人还想再商议些什么,无奈睡意降临,大家纷纷打起呵欠,只能选择先休息,其他事明日再说。

      “那女生们就委屈委屈,住在客厅的床上吧,”范文睿困得眼睛都多了好几层双眼皮,“眼镜和思曼还睡沙发吗?好的……别怕,眼镜会保护你们的,我们的房间也不会关门,嗯,出了事可一定要大声叫。”

      叮嘱完毕,范文睿带着冬明回到了男生的卧室,封景早就睡下了,二人把门开得大大的,倒在床上,便也进入了梦乡。

      小澜感觉艾萝抓着自己后背的衣服,紧紧依靠着自己,在客厅里此起彼伏的呼吸声中,沉入睡眠。

      小澜感觉自己在走。

      脚下湿漉漉的,沉甸甸的,好像在趟水。

      远远的,有什么东西在等着自己。

      小澜走过去。

      是两个大字。

      那两个大字仿佛两栋钢筋水泥垒成的石堡,立在小澜面前,拦住了自己的去路。

      那两个字是……

      小红。

      是自己的假名。

      忽然间,小澜发现了一道缝隙,她从那道缝隙中钻了过去。

      成功了。

      她回头看看。

      但,那两个字变了。

      小澜。

      变成了,她真正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