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农家长姐难为

  • 第175章 丢脸(五月三十一)
      苏玉英从疼痛中缓了过来,立马喊了起来;‘你血口喷人,我何时要打她?而且我就算打她也没有错,我是长辈,打她,她也得挨着。’

      ‘她父母早亡,我既然是她姑姑,就要好好的教育下她该如何孝敬长辈,就比如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然后”

      话还没有说话,苏正的脸色就越来越不好看,站在一旁的王显荣看到了,忙上前拉住了苏玉英,阻止苏玉英继续说下去。

      苏玉英不知自己说错话了,还不耐烦的挣脱抓住她手的王显荣,“哎,我说,你拉我干嘛?”

      王显容‘’

      王氏等人像看傻子一般的看着她,结果她还在滔滔不绝的说个没完,王显容都拽了她几下,她还不耐烦的瞪了他一眼。

      苏正低沉这嗓音问,‘然后呢?’

      苏玉英一愣,随即又乐呵呵的笑了起来,‘然后当然是把她卖野山参的银钱拿出来,我毕竟帮着她早逝的父母对她教育了一番,那么她就应该拿银钱孝顺孝顺下我。’

      苏玉英想到那百十两的银子,就幻想着拿到手要先去干什么,家里的宅子是土培盖的,要推掉买上砖瓦盖个和苏蕊家的房子一般,当然家居也要换新的,还有新的衣裙,还有

      苏福走到苏蕊家门口,便听到自家闺女的一番话语,吓的他高喊一声。

      ‘苏玉英。’

      苏玉英还没有幻想完,就被一嗓门吓回了现实世界,转头便看到自家爹铁青这脸站在大门口,吓的她一个激灵。

      ‘爹。’

      苏福快步走到苏正面前,对着他行了一礼。

      ‘族长大哥。’

      苏正淡淡的点了点头,望着自家堂弟,直盯着他冷汗之流,方才缓缓开口。

      ‘苏福,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咱们苏家,外嫁女可以管教苏氏子孙的。是不是你们觉得咱们苏氏族人都死绝了?’

      苏福不敢擦满头的汗,‘没,没有的事。’

      苏玉英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说的话多不适合,她是出嫁女,就不能管娘家事,更别说管教侄子侄女了,也不是说不能管教,除非苏氏族人都死绝了,不然她连隔了几房的苏氏族亲比都没资格。

      她看着苏正冷冷的眼神,心里一阵阵后悔,她还想着靠着苏氏呢,她在王家不被欺负也是因为苏氏一族在周围村子里出了名的大族,虽说没什么银钱,但是架不住人多啊,整个族群里面,都是沾亲带故的,谁不张眼要欺负苏家女,就要掂量掂量自己男人们,能不能打得过苏氏的族人。

      苏正瞥了眼回过神的苏玉英,‘那现在?’

      苏福忙拉住还在愣神的闺女,‘我们现在就走,现在就走。’

      说完就出了苏家大门,王显容见岳父带着媳妇走了,自己也忙不迭的跟了上去,从头到位,苏福都没有正眼瞧苏蕊,苏蕊嘲讽一笑。

      苏正见苏福走了,对着苏蕊点了点头业带着族人走了,苏常胜走到大门口,又转了回来。

      苏蕊奇怪的问;‘常胜伯伯,还有什么事情吗?’

      苏常胜思索了片刻道;‘蕊丫头,你别把你大姑的话放在心里,你是个好姑娘,还很有福气的挖到了别人一辈子都挖不倒的野山参,你的好运都在后面呢。’

      说完,苏常胜便快步追上已经走了有段距离的苏正等人。

      苏蕊一脸蒙的望向站在自己身边的刘妈妈,‘刘妈妈,他是什么意思?’

      刘妈妈回忆了一下刚才苏蕊大姑所骂苏蕊的话,便说;‘可能是想安慰您吧。’

      苏蕊也想到了原因,一时间有点哭笑不得,不过心里还是暖暖的。

      苏正撇了一眼气喘吁吁的儿子,‘你又回去和蕊丫头说什么了。’

      苏常胜笑呵呵的说;‘没说什么。’

      苏正‘哼’了一声,不再搭理他。

      出了苏蕊家的大门,苏福就甩开了苏玉英,快步的往回走,刚才他在自家大门口的时候,听到同族的后辈说自家闺女到苏蕊家闹的时候,还觉得不可思议,感觉时在骗他,结果去的时候还真的是,你说你闹就闹吧,还胡说那些话做什么?

      现场的族人,不管是年岁大的还是年岁小的都盯着他看,他感觉自己的老脸都要被苏玉英给丢完了。

      苏蕊是不知道他想的,知道的话,肯定要呵呵了,他的脸早在苏父苏母去世的时候,就已经丢完了。

      苏玉英踉踉跄跄的跟在苏福的脚步进了家门,刚进院门,就被苏福一个耳光扇过去。

      苏玉英‘啊’的一声,摔到在地上,她捂住脸,不可思议的望向苏福,她因为是家里唯一的姑娘,从小就被宠着长大,这还是第一次被苏福打。

      ‘爹,女儿今日已经受委屈了!!’

      苏福脸色阴沉似水,眼神冷的像块冰。

      ‘不要喊我爹。’

      王显容显然没有见过这样的岳父,讷讷的叫了声

      ‘岳父。’

      苏福没有搭理他,只是盯着地上坐着的苏玉英。

      刘氏正在卧房里裁制旧衣服,自家大儿子后娶的柳氏肚子已经渐渐大了起来,要不了几个月就该生产了,小娃娃的衣物要早早的做准备,她可舍不得用新布料给奶娃娃做,刚好家里有穿旧了的衣物,正好改改可以穿。

      突然听到院内传来熟悉的声音,疑惑的下了炕,便见到自家闺女坐在地上,半张脸都红肿这,自己的老伴站在闺女的对面,看不清脸色如何,只见女婿懦弱的站在一旁,一句话都不敢说。

      她连忙往跑到院子里,推了一把站在那里不动的苏福。

      ‘你做什么呢?闺女都多大了,再过几年都是要当外婆的人了,你还打闺女?’

      说完便扶起坐在地上的闺女,满脸心疼的抚摸着红肿的半张脸,眼圈立马红了。

      ‘我可怜的闺女啊。’

      苏玉英见到娘,眼里立马噙满了泪水。

      ‘娘。’

      刘氏心疼不已,怒瞪这丈夫,连问都没有问闺女因为什么挨打。

      苏福脸色铁青,指着苏玉英,‘都是你惯的,看看像什么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