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幸福的乡村咸鱼

  • 【112】七十年代的人对于牢狱的恐惧程度
      “额好,吃饭,我们吃完饭了再谈事情!!”

      赔笑着对刘爱国点了点头之后,二流子就笑着从三盒蒸饭里面分出来一碗米饭来给刘爱国,然后他们三个人就在那就着一大砂锅的黄豆炖鸡吃起了他们的晚饭来了。

      吃饭期间,虽然刘爱国是村长,虽然二流子也很尊敬他,但在吃鸡腿这事上二流子一点面子都没给他。

      二流子在开吃的第一时间,就直接动筷子将锅里面的四只鸡腿给夹了出来,然后当着刘爱国的面前就将鸡腿给分了,李翠翠两个,李小明一个,他自己一个。

      当然了为了不让刘爱国对自己有意见,二流子还是很客气的将原本李小明和刘爱国都最爱的鸡屁股,两个都用勺子挖给了刘爱国。

      除了给刘爱国鸡屁股吃外,二流子还挖了很多鸡肉到刘爱国的碗里去,让他别客气,多吃点,做了很多,够吃。

      对于没吃到鸡腿这事,刘爱国并没有多说什么,他就只是在那低着头,认真的当起了干饭人来了。

      不得不说的是刘爱国这个干饭人是真的很能吃,他在干完了一大碗白米饭之后就开始去吃黄豆鸡汤了,而且还一连吃了好几碗。

      一直到跟二流子他们一起,将今晚的这顿晚饭给吃得丁点不剩,他这才放下碗筷,心满意足的打了个饱嗝。

      打了个饱嗝之后,刘爱国便在那伸手抹了一把自己的嘴角,随后就在那一边随手拿起一根干草来做牙签剔牙,一边笑着对二流子他们感叹道;“刘氓,翠翠,你们这生活,简直就是赛神仙了啊呃儿哈哈哈,吃撑了都!!”

      “爱国叔你说笑了,我就这几天刚好有人给我送这些东西来而已,这要是换平时的话,我们哪里吃得上这么好的啊。”

      谦虚了几句之后,二流子便开门见山的问起刘爱国,来找自己到底是什么事情来了;“对了,爱国叔,你还没说你特意过来这边找我什么事情呢。”

      “哦,你这不说,我都差点忘记来这还有正事来了!!”

      被二流子这么一提醒,在猛然想起自己来这里的事情后,刘爱国便看向二流子一脸严肃的说道;“刘氓,叔可能要做坏人了,你们以后可能没有办法再像现在这样子呆在这山谷里面悠闲的生活了。”

      “没事,我理解,我早就想到会有这么一天了!!

      不过爱国叔你这话的意思是我以后不放牛了,还是就只是我们不能在这里放牛了啊??”对刘爱国表示理解之后,二流子就问起他的话,具体是什么意思来了。

      面对二流子的问话,刘爱国在摸出一根香烟来点上后,便在那吐着烟雾对他说道;“事情是这样的,有一群从京城下来的文青需要在我们这边驻扎。

      然后乡里的几十个村庄都推脱着不接收他们,都在那表示自己的村子已经没有多余的土地可以给他们这些文青糟蹋了。

      之后因为大家都不想接手他们的原因,所以我也不知道镇政府那边是怎么安排的,总之就是最后这些人都被安排到我们村来了就是了。

      现在呢,人我已经给安排到距离你们家不远的晒谷场那边住下了,地呢我们村实在是没有多余的了,所以我就准备把这里给他们。”

      听完刘爱国这话,二流子顿时就有一股给刘爱国肚子来上几拳,然后让他将刚才吃自己的那些野鸡肉都给吐出来的冲动了。

      “卧槽,这TM干的是人事吗??

      平时香烟和好吃的我也没少给,这我好不容易弄个可以上工偷懒和可以放心煮肉吃的山谷,结果才几天啊,就来告诉我不能在这呆了,这里要给别人了。

      最气人的还是,你来说这个坏消息你直接说就是了,你干嘛还要在说这坏消息之前还来蹭我一顿饭啊。”

      在心里对刘爱国好一阵鄙视和嫌弃后,二流子便很快调理还要心态,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一样的对刘爱国点了点头说道;“行,等会我就将这里的小草房给拆除了,然后从明天开始我就不来这放牛了。”

      “刘氓,叔希望你别怪叔,因为叔这也是没办法了才这样做的。

      你知道的,咱这地方山多地少,本身就没有多少适合耕种的地方,现在上面给我们派来这么一群人来,我这实在。”刘爱国也觉察到了来自二流子和李翠翠的不满了,所以他连忙将自己和村子的苦衷给说出来了。

      面对刘爱国的解释,二流子就只是淡淡的笑道;“爱国叔,这有什么好责怪的啊,我们都懂,我们不怪你!!

      就是这放牛的活计,我们以后可能没法再继续干下去了而已,现在翠翠这怀孕了有点嗜睡没有办法跟我一样正常的去上工,所以我打算将放牛的工放弃去种地赚一个成年人的整工,然后翠翠我就让她在家养胎和给我洗衣做饭那些了。”

      “你这都不打算放牛了,你这还叫不生气啊??

      算了,算了这事说起来多多少少也算是叔对不住你。

      你现在想换工是吧,行,叔同意你了,回头你就带着你的那群狗去当看林员吧!!”放牛的工分很低,所以本身就没打算让二流子一直放牛的刘爱国,一听二流子要换工作,直接就在那笑着答应他了。

      本来就是只是不爽山谷就这么没了故意怄气一下的二流子,在听完刘爱国的话后直接就愣住了;“不是,爱国叔,咱村已经有两个看林员了,你这再加我这一个出来,好像有点不大适合吧,你这样他们会有意见吧。”

      “没加,两个看林员的位置之前的确是满的,不过今天刚好空出来了一个,加上现在你在村里的威望仅次于我也挺适合去当看林员的,尤其是你还养了这么多狗,你的狗很适合看林。”

      在对二流子表示自己没给他增加看林员的位置后,刘爱国就又一脸无奈的将村子里昨天和今天所发生的事情给说了出来;“至于为什么,两个看林员的位置会空出来一个。

      昨天,你虾虎叔在巡逻逮捕偷树村民的时候,拦截到了三队大孔家的老妈子,然后他说话说得太重了给人老妈子吓着了。

      然后可能是被吓得有点狠吧,那老妈子昨天回去之后就一直在那哆哆嗦嗦的,据说回去之后晚饭什么的都没吃。

      再然后,那老妈子的家人也不知道带那老妈子去看一下,他们一家子就只是让那老妈子在床上躺着休息,他们以为老妈子躺一下就能好了的。

      结果这一躺就再也没有起来过了,老妈子的家人是今天下午午睡起来后发现老妈子不对劲上去查看,这才发现老妈子已经没了的。”

      刘爱国并没有对二流子开玩笑,他所说的事情是真的在村子里面发生了,当然了事情的经过和结果跟他所说的,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出入的。

      事情的实情是;昨晚上在天快黑的时候,刘家村有一群村民悄悄的上山去偷木柴下来准备背回家去当柴火,结果被看林员中的一个给发现了。

      看林员在发现了这群村民之后,立马就拎着棍棒冲上前去追赶他们了,然后那些偷木柴的都是年轻人,他们把木柴一丢直接就跑没影了,看林员那是怎么追都追不上。

      当时因为追不上那些偷木柴,所以导致那个看林员很是气愤,甚至都愤怒到怒气冲天的地步去了。

      然后很不巧的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村里的老妇人,拎着一箩筐从山上收集起来的树叶下山被他给遇到了。

      怒气冲天的看林员,遇到拉着一箩筐树叶的老大妈,那后果可想而知了,当时那个愤怒的看林员虽然没有直接拿棍棒什么的去打那老大妈,但是却也恶狠狠的动脚将那老大妈的的箩筐给踩扁了。

      完了可能觉得还不够泄愤吧,那看林员还口嗨的去吓唬人家老大妈,说她这是损害公共财产,他回头就要带人去她家抓她去坐牢和枪毙什么的,将人老大妈吓得颤颤抖抖的这才放了她。

      其实这本来不是什么大事的,甚至当时被逮住的老大妈要是换个人来的话,那这事在看林员放她离开的那一刻起就算是过去了的。

      可偏偏好死不死,被看林员逮住的这个老大妈天生就胆子小,她被看林员这么一吓唬直接就给吓唬坏了,然后回家去之后就一直卧床不起,等今天下午她家人去看她情况如何了的时候,却发现这人已经没了。

      在发现自家老妈子就这样没掉的时候,老大妈的那些儿子那叫一个气啊,他们都恨不得去撕了那看林员了。

      后来他们虽然没有撕了那看林员,但也带着一大帮愤怒的叔,伯,兄弟,去将那看林员给揍了一顿,当时要不是刘爱国出现的及时的话,那个看林员八成都得去陪那老大妈了。

      然后,这事情现在怎么处理还没给出个结果来,现在那个看林员已经被送去小镇的药铺那上药去了,而那老大妈的家人在暴打了看林员一顿之后,也不打算再纠缠看林员什么的了,他们已经将老大妈的后事给办完了。

      听完整个事情的经过后,二流子直接就在那咽着口水看向刘爱国问道;“爱国叔,村里大家伙几乎家家户户都不够柴火烧,你这让我去当看林员,不是在让我去得罪人吗??

      还有,你说的我虾虎叔是谁啊,我怎么不记得两个看林员叔叔里面有哪一个是叫这个名字的啊??”

      【求月票,打赏,各位端午节快乐!】